2011年12月

沦,落

一杯水喝下,
一段情放下。

可怜的故事,
悲剧的主角,
并非喜剧收尾。

黑夜,屋子,微弱的光。

过去的人,过去的地,
不在眼前,不在身边。

我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我还活着。

面对镜头

我会不会面色苍白,心惊肉跳,不敢大声说话?
我会不会突然紧张,过了,突然舒坦起来?
我会不敢应付,而畏畏缩缩吗?

我能面对吗?
我能吗?
你行吗?!

创意设计,好比下馆子。

馆子,就是餐馆。

下馆子,也就是去餐馆吃饭。
下馆子,也是四川人享受主义的具体写照。

今日的方案课上,
班里同学的设计没有自己独特想法,我也一样。
最后听了老师讲,才明白是没把设计当作是下馆子。

我觉得,
因为这几月看过一些方案,禁锢了我的思维。

再者,
或许是我跟同班的同学都属于慢热型,拿在手里的案子,都手足无措。
就别提把它当作下馆子。

当然,
也跟自己原因很有关,无法逃避。
并没有认真对待。

没有,
清空大脑,让其思考。
没有空间感,甚是空间感弱。

若是空间感弱,那就还好,以后做的多了,感觉自然会来。

我是一只虫,在床上的虫。

我不悲伤。
我不寂寞。

你快乐。
一生中最兴奋的时分。
王若琳,亲密爱人。

本不写博客大巴的,可就是喜欢。
你对我不好,我们不会在一起。

没在彼此身边。
我们不亲密,也没有十分。
时分,很轻松,只为了真的不再去拥有。

一生中最兴奋是时分。
阳光不照,雨点自落。
躺在床上,瞎想无穷。
听着慢歌,手巧键盘。
心中自若,路上没你。

曾,我对你好,你对我好。
曾,我盯过你,你盯过我。
曾,兴奋过的时分。

吉他弹起。

你眼神还迷离
你的眼还盯着我
我的心还在你那儿

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
有你的日子,分外轻松。
走在有法国梧桐的大道,在十分透光的房子。

房子风格是典型的法国风格。
抱着吉他,就唱起来了。

这是电影日落之后最后的简略剧情。
我的日志,把他写的胡乱一通。

这个标题是真的不好取

狗日的眼,没娘的猴,草泥马不吃草。

山上的野同学浪起来,低吼哎哟喂喂、哎哟喂喂~
后来,我们在桂博园下金洞路的路上,听到这故事,大家也笑了,我也笑了。

整个高中,我最美好的时光是在厕所里。
抽抽抽,随便抽,不会有老师毒辣的眼神,不会有老师狗一样的吼叫。
我们还不光抽了,筹划着一切,高一火箭班那个女生怎么的怎么的。
他们一个一个的说,我只是在一旁,边抽边听,一言不发。
等到圣诞了,班长就叫晚会的时候就去跳一个吧。我只回,今年不跳了。
当然这只是高三时候,这个当然不如高一高二美好,只是离我最近,想的起来就写了起来。

我活的比较有规律。
在一中的时候,经常想起在永庆初中的时候。
在永庆的时候,经常想起建兴读初中的时候。
在建兴的时候,经常想起永庆读小学的时候。
在小学的时候,经常想起幼儿园抢33糖吃的时候。
在大桥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想,疯了一阵,便停了下来,就步入了社会。

现在在上海一个一室两厅的卧室,因为半个月没课大胆的躺在床上,捧着华硕笔记本电脑,背上某处有点酸。在这个时候,我不想从前,不想以后,也不体会现在。只是,突然回头一望,大家太会溜,都不见了。

而我,更是不知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