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

抽万宝路的中国人

在QQ空间写了《三天不洗头》的小诗后,他又想在博客里写一点什么。他心想,这就算是用来记录下楼去买的一包烟。

可就是这样的一包烟,差点花光他所有的积蓄。这点钱应该也算不上是积蓄了,只是他认为这就是他的积蓄,唯一的积蓄。这点“积蓄”在我看来也未必是靠他的双手劳动所得。估计又是从他母亲那里拿来又来不及用掉的零钱。由于上海这边不喜欢纸质的零钱,大小商店找零都是用硬币。这位来自四川的中国人,从小没有用硬币的习惯。时间一长,他就剩下来十几块一块的,和几块五毛的。不然,哪里会有什么“积蓄”。

万宝路这类的烟,在中国人眼里统称外烟。在前些年的时候,这位中国人为赶新潮,抽过很多种。外烟的味道,不是很淡,就是很浓烈,还不就是有特殊的香味。淡的他抽的有七星(日本烟,在中国买不到正宗,口碑不好)。浓烈的他抽的有kent和万宝路。Kent烈的过于纯碎。万宝路也烈,但经常出现在他看的港片和外国电影里。有特殊香味的有黑魔鬼和老船长,他觉得都还不错,只是有点不好买。不过,他还是觉得这类的有香味的,不像是烟,不成正统。

抽万宝路的中国人,也不喜欢淡的烟,比如中南海和一切他现抽过的淡味外烟。他觉得这也算不上是烟。万宝路浓烈,非常适合他像现在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好用来麻痹自己。对,就像他喜欢净饮白兰地一样。再用头套耳机循环外国民谣一下午,Leonard Cohen的专辑《Old Ideas》里的Going Home。

三天不洗头

是的,我想要
但,我不能要

既然你要的是这样
那把从前的我还我

竹竿上的秋裤飘起
今年,我不洗头

2013-11-10 AM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