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记事 下的文章

少妇瑞秋的烦恼

之前在上海,我听闻老鸭粉丝汤。回上海前,再无听过老鸭粉丝汤。回上海后,就在回来的那几天,盛桥就开了一家老鸭粉丝汤。

1

盛桥,盛桥不是什么别的地方,更不是安徽的那个盛桥。盛桥是上海的盛桥,是上海宝山的盛桥。就跟韩国人在上海喜欢住在古北,日本人在上海喜欢住在虹口一样的地方。我们外来的四川人自然也就喜欢聚集在一个地方,四川人里的南部县人就喜欢聚集在月浦、罗店、盛桥一片。自然,盛桥没法去跟在市区的古北和虹口相提并论,我们毕竟是山咔咔里的山里人到上海来能选到地方也只能是这里,这个比外环以外还要外的绕城高速以外的地方。我们选择这里跟日本人选择虹口因为民国历史原因不同,我们是因为跟着炼钢年代产物宝钢跑过来的四川人。然而我这样的四川人,却跟宝钢的关系不大,全然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家人也来到这里,我有来到这里的原因。

这个地方前面已经说过不会是那样的上海,法国梧桐铺满城、万国建筑遍地。也不会是这样的上海,地铁纵横、酒吧一条街一条街的开、公交巴士通宵通宵的跑。但因为在上海,回去不过不到一年时间,变化又是另一个样子。巴士新开了几条,最早的一班4:30就能坐了。仅有的三条街,整修一番也别致起来。因为新开发了两个楼盘,市里人哭着闹着卖了市里的房子买到这里。受不了这个落差的,一部分又卖掉走了,一部分留下来慢慢卖掉,还有一部分认命就这样扎根起来。

2

这里没有麦当劳、肯德基、营业的电影院,这里夜宵只有拉面拉面拉面、沙县沙县沙县。去年卖生煎的店,装修了一段时间后,还上了老鸭粉丝汤的招牌。刚营业的几天老牛的,不卖生煎。生性犯贱的我,天天去问有没有生煎。第一次去吃了老鸭粉丝汤,第二次去吃了皮蛋搜肉粥。第三次还是去吃皮蛋瘦肉粥,不过另外加了南瓜饼。第四次仍然吃了皮蛋瘦肉粥,加南瓜饼。后面又去了,叫了皮蛋瘦肉粥,不过没有叫南瓜饼,这次叫了半只烤鸭。

那几天在闹新版人民币出来,次日我去银行取钱,正好是新版。我去老鸭粉丝汤店,收银员面部呆滞的跟我开了句跟新版人民币的玩笑。姑且给这位收银员取名叫瑞秋。瑞秋面无表情的玩笑,给了我很大的打击。因为面无表情,我可以猜到她的孤独。因为玩笑话,我能体会到她的饥渴。她的面无表情,又透露着冷漠拒绝你去靠近。这样一来,五味杂陈的感觉,我就伴着一丝同情的讨厌她。店里其他人,虽然生灵活虎的,但也只跟店里的同事生灵活虎。跟他们开句玩笑,不知道是没懂我的意思还是如何,态度却是攻击作态。

好几次去,还点了台湾卤肉饭吃吃,卤还行吧。没法跟我在嘉定回上海的台湾人开的卤肉饭相比,但是能在盛桥吃到这个卤味。虽在吃的东西方面不是特别的好,但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不好。直到这次,不认识的母女也点了卤肉饭吃。吃了一半,卤肉饭里送的卤蛋出了问题。母女斥喝的叫了服务员过来,把她咬了一半的卤蛋给他看,叫他认认这是什么。

苍蝇!是苍蝇!

一只死苍蝇就躺在卤蛋里面,叫人怎么吃的下去。当时就恶心到我了,现在写到这里又恶心到我了,是说他们家的饭菜是有什么问题。原来是卫生问题。其实也不是没发现,刚开业我到店的时候,看装修可以,人来的多,给人高端的感觉。在服务台点菜的时候,就能看到厨房的一角,能看到厨房是有多脏。当时没多想,心想一般脏馆子的味道都很好。虽然最后味道并不是那么好,但是最后也没多想。没想最后,这家店不光店里人让人讨厌,食物也是这么令人生厌。自这次之后我就再也不到这家店吃东西了,后来生姜开始卖了,顶多也就叫了几次生煎。

3

盛桥小吃馆子不多,换着换着吃也就那么几家。时间一久,便又换到了老粉丝汤这里。看官,你要知道,天天吃一个口味的是多么的难受,想必你也同样体会过。大概是时间冲淡了一切,请原谅我又来这里了。

进店一开始便叫了生煎,卖生煎的隔间也卖烤鸭。瑞秋依然那副表情戴上塑料手套,给我前面的顾客拿烤鸭。我等不及,看见隔间门前一直在卖生煎的老几在玩手机,便朝他问有没有生煎。他也不说有或没有,敲开生煎木作锅盖给我看。只见七零八落的几个生煎躺在生煎平锅里,横七竖八的凌乱着。问我要几个,因为许久不来,也就忘了是怎么卖的。只记得以前我都是叫的五块钱的。便回他,五块钱的。他拿上铲子回身去锅边,我又加了句这里吃。不知是声音小了还是怎样,他没听清,眼神里饱含不耐烦,把头伸进小窗口里要我再说一遍,这里吃。因为眼神,能感受到这次的转身又是不耐烦的。四只干瘪的生煎,躺在精致的盘子里。就像瑞秋面无表情的玩笑。无奈接走,到前台叫了一份老鸭粉丝汤。

店里人很少,只有一位大妈在窗边坐着,也是点的老鸭粉丝汤,没有点其他的。我找好座位坐下,正好在大妈对桌。再次确认了一下,还有没有点其他的,结果还是没有点其他的。天气怪冷,坐在座位上,我把上手伸进我翘起的二郎腿中间取暖。店员们不知道在说什么,总是嘻嘻哈哈的。看上去很欢乐,为我做好的老鸭粉丝汤就放在托盘上等人取给我上来。只是不见有人在动,本来有个服务生离的挺近,可是他却靠店员们去了,离的我老鸭粉丝汤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跟他们说了好几句,就是不见谁要动身给我送过来的意思。我有寻还没有其他的服务生,之间瑞秋里那群欢乐的店员很远,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低头看手机。这一静一动,像是两个世界。瑞秋的安静,像一种万年孤寂,如一条行尸走肉。和他们像是两个世界。我一边沉浸在瑞秋的孤寂里,一边火不知从何处发去。之前超店员开玩笑的店员,这时眼见是要给我送咬牙粉丝汤来了。这群看上去很欢乐的店员,其实是行尸走肉。给我上汤这位,这一路朝我过来,真像是一个尸体朝我走过来。也像尸体一样把汤歪在我的桌面上,歪着就走了。

这老鸭粉丝汤啊,索然无味。生煎啊,索然无味。瑞秋啊,索然无味。

是80和90的河

80后与90后生人之间有一条沟,叫代沟不合适,如果叫鸿沟就不同了。

1

几年前,我在浦东上班。天总有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一夜如约而降,同时也降下了寂寞难耐。我有着在网上的长期约炮史,具体可追溯到高中时期。那时候是用QQ按条件乱加人,后来有了QQ网吧可以找同一个网吧上QQ的人就更符合需求了。因为小县城同学们去的网吧大多都是那几家,有一次就出了状况就再也不敢用QQ网吧约炮了。

因那一次把群发约么的消息发到同一个网吧的同班女同学的QQ上,刚好又是女同学的男朋友在上,他男朋友又正好是我的室友。还好的是,这位室友知道我的这个喜好,知道我也不是故意骚扰她女朋友。提醒了一下我后,便也没说什么。但倒是把我很是吓了一跳。因为有时候在QQ网吧上群发,他们知道是同一个网吧后,有的女性同胞会提出信砍的要求。也有的会假装答应要来收拾我,但是很容易看出来是骗我的。

慢慢QQ网吧也就不是那么过瘾,反而还多了很多误会和人身危险。然后就开始每次去网吧上网找到一个女的旁边坐下来,找到空挡斜眼瞟来QQ号加上。如果实在瞟不到号码,就看一眼昵称,再到QQ网吧里去找。事实证明,这种方法效果很好。

因为就在对方的旁边。只要聊的久,对方多半都会发现,至少也会怀疑。因为常年约不成功,我的行为虽然是约炮,但渐渐并不是想要真正的去开一炮,只是享受约的过程。因为有几次通过后一种方法,其实可以成的,最后是自己怕了反而不成。有一次通过后来的聊天,明显感到对方竟然也有一些落空感。

因为这些经历,一直以来都觉得QQ之所以国人人手一个,就是因为各种方便认识陌生人的渠道确实很周到很用心。挖掘出了交配的通道,就掌握了人民群众的方方面面。后来其他时髦的即时通讯工具,也正符合这个道理。比如后来的移动手机时代成长出来里的陌陌,不要太符合这个规律,简直就是我这套理论的标准案例。不过因为用户群单一,功能好像除了约炮也没别的什么了。微信这个时候出来,就没他陌陌多少事了。原因就在于腾讯知道用户需求,也知道如何用户这方面需求的敏感。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这些功能可以是说是约炮工具史上最巅峰的工具。成并不在于此,而在于朋友圈和公众号的问世,把交配这种生活息息相关的需求转化到生活的其他方方面面。陌陌之所以选择仍然存活,也在于看到了这一点,开始不承认约炮的标签,也开始类似朋友圈(应该叫同城圈)和跟58同城合作做生活上的东西。

离题万里有些段落了,还好的是一开始本要讲90与80的鸿沟的就发生在陌陌上。

那时,微信还不方便,陌陌在约炮工具上仍然占上风。由于之前住宝山,陌陌上的人都很高冷,几乎没有回复我的。但是到了浦东上班就不一样了,也许年轻人多的原因,在陌陌上找人偶尔也有要回复你的意思。约过炮的人都知道,尽管有些时候对放对你并不是肯定会跟你开战,但大多都会聊一聊。鸿沟的事情,就发生在这里了。有一次,找到一个觉得可以聊聊妹子,虽然资料上是八几年,但也许因为是男性角度的原因仍然把她当妹子来看。妹子一开始也还是有意思,要跟我聊下去的意思。也许是我不会聊天,妹子感觉很没劲,便说了句90后如何如何。把话撂在对话框里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里面不知所措。

本来对80后的印象不分你我的,因在老家也是跟80后哥哥姐姐玩长大。怎么突然长大了,却就忽然成了两个敌对世界的人。且不是没话要说,而是有话可以说却瞧不起跟你说。这种打击所带来的伤痛,不是一次约炮失败那种小痛小痒,而是两个时代的人所背负的时代大悲剧。所以,这绝不是一句代沟可以敷衍了事的。

2

(提纲)

接了陆家嘴一对80后夫妇的室内设计单子,如果仅仅是因我的设计能力不足或者谈单不融洽我绝对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席间说了一句,80后的世界90后怎么会懂的话。我扪心自问80后难道跟我这个90后的世界真不一样吗,我不从小也是跟80后玩大的吗?

这已经不是我接不接到单子,养不养的活自己的事体了。而是,我应该如何与这跟世界相处。不知为什么,却坚信以后等80后成熟了些,会排除这些偏见的。

3

(提纲)

都说豆瓣能找到一些靠谱的人,自己上了几年豆瓣也深以为然。在县城小组上认识了一位80后姐姐吧,咱现在不管他们叫妹子了,我也尊重我们不会时不时来一炮这样,但是姐弟这种关系应该还是可以处处的嘛。

我跟她在组里认识的时候,是通过豆邮的。因为那时候组里并不活跃。我见她的摄影作品很有意思,因为同一个县城是老乡,为这件事心里感到很是荣幸,发了一封豆邮问了声好。她也热情的回应,一一解答我的问题,她说的话给人一种轻松欢乐的感觉。让人不觉得有压力。这也验证了豆瓣上的人都靠谱这个观感。我现在玩摄影,也是受了她的悉心鼓励才鼓起勇气在豆瓣小组买了部二手胶片单反。我也把我拍的东西上传到豆瓣相册,她也不一味的说我全部拍的好,拍的差的也不评论。只是在优秀的片子下面问问,是在哪里冲洗什么的。虽然不明着表扬我,但这种行为的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一点都不显得假装敷衍,显得特别诚恳。

豆瓣的人靠谱是靠谱,可是有的东西还是挡也挡不住。可能因为我的微博经常换名字,也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她取消了对我的关注。但是为了让她知道是我,我不敢取消她,一有发微博就马上去评论。为了不显得过于热情,后来也不是每条都评论了。如果觉得有必要评论的也就评论一番。再后来,也就还是观望观望就好了。这件事,豆瓣靠谱还是有靠谱的方面。那就是就算她取消了我的微博,但是豆瓣和微信一直都保持着关注。微信有次还主动跟我聊上了一会,由于我不知道如何聊天,不能愉快的进行,后来也就没有多聊了。

组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热闹了起来,我也参与了进去。因此组长还特别把我升为了管理员了。她有次看我们热热闹闹,也来回复了一贴。可就那一贴之后,就再无音信。担心怕是,怕与我聊天。因为我是一个很不会聊天的人,我怕尴尬她应该更怕尴尬。

今次,组里的暖群小公主把平时活跃在组里的人拉在一起建了一个微信群。说是组长回去了,要安排聚会。我想起她曾跟我见面说,咱们县城成的豆瓣应该聚下会。一直记在心里,心想将来有机会一定帮她完成这个美好的愿望。一群志同道合又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在一起愉快的聊天,自己想想也是件很美的事。小组现在虽然有人了,但是说实话跟我想象中的那些人还是不一样。真聚会,我去不去还真是一跟值得三思的事。

但是聚会就摆在面前,当年她又有这样的愿望。我便在微信了找到她,跟她说了这件事。她还是跟从前一样,很轻松拒绝我不用,特别用了个啦,来表示语气真的很轻松希望我不要有心理压力。后面又跟了个跐嘴的表情,我也就更加没有压力了。因为很久没有聊天,觉得突然就结束很不好。我就回了个,估计你也不会去,但是因之前你说想跟咱们县城豆瓣上的人聚会,就来问问你。她却回,嗯~都是90后的天下啦。我也跟着她走,哈哈,是有点不好融入。又跟了句,我也就跟我那个同一个乡的有些话说一些。她再无回复,我也不便多言。再一次被这句话扔在对话框里,不免难以承受。过了一会儿还是受不了,急需发一则朋友圈来释放。

80后跟90后之间的鸿沟,就像悲伤逆流成的河。

又在评论里加了一段。

时代的河,流淌着冷暖只让自知的水。每一股都认为只有自己牛逼,其他流就让其随他流。80、90还有00都是时代互相自欺的代名词,骗的是我们的不幸。

谁又是谁的时代里的幸存者,谁有愿意承认自己的不幸。只有自欺,只有糊涂,是罪与罚的出口。只是这出口又让我们走回了原处,因为这是地宫里众多出口的一个。正确的那一个,只有时间会去验证。

通过时间,我相信80和90终究会走的一起,就像河流最终都会成为海洋。

写上面这段回复的时候,我忘记了这是一条逆流的河。如果真是这样,姑且就认为至少曾经是海洋,我们曾经都互相拥有。否则,就殷切的希望这悲伤只是悲伤,是不逆流的。

4

当然,上面的这些例子。全部都是因为我的原因,不会跟人聊天,不会跟人相处。我跟同龄人,甚至回去跟以前的老朋友,都不知道如何相处了。但他们得出这样结论,是让人心寒的。因为如果只是指责我个人问题,那么我的个人问题兴许可以改正。但一旦盖上了90后80后的帽子,因为这是你我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咱们无法重新来选择,不管是你来选择做90后,还是我加快投胎速度努力争取选择做80后。你我完完全全是两种人,永世不得交际。

这样的沟,如何不叫鸿沟。这样的鸿沟,又如何不是悲伤逆流的。

2015年12月22日

早上好

今天冬至,应该吃饺子
昨天不是冬至,我也吃了饺子,还有包子
3个大包子,23个饺子,吃的太多
洗碗的时候,走胃里反了些出来,不过我又咽了回去
自己给自己打了个冷颤

上海的冬至,跟四川不一样
除了吃饺子,还要烧香、磕头、请客吃饭什么的
冬至前一晚要早回家,因为这也是鬼的节日

你的冬至是如何
还是就这样
摆平对面过来的冬鬼

拯救世界

一大波毕业季正在袭来。

我翻着QQ空间,看到很多同学又毕业了。年年都有毕业季,今年特别多的感触,大概是几年大多要毕业的都是以前的老同学吧。看到有的同学又毕业,心里是不快,他居然可以安然毕业。而,有的,是替他终于毕业为他开心。

我高中毕业之后,此生再也没有毕业季了。原因是不是大学的毕业不是毕业,高中的毕业那才叫毕业,而是我只读到了高中。我的高中跟我的初中一样,两所学校。好的是,第一所读的比较长,心里的重心还好有一些便宜。尽管如此,离开了就是离开了,你走了有些东西也就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同学在同学时代搞的好是可以的,现在还是搞的好的话,就是一件很怪的事情。

我该如何与你相处,我的老同学。

 

以前觉得,这个世界里就我病了。

找到一个同病相怜的人,就觉得很开心。而现在,一打开QQ空间可以看到所有人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这是信息灾难,令我们措手不及、防不胜防,让人每天都活在惊吓之中。

“他居然都有小孩了,什么时候结的婚我都不知道。过年还一起见过一次面。”

信息灾难时代里的信息又是破碎的,不完整的。你知道他在网上发的照片,看上去很高大上,却又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开心。到什么地方,我们都拿着手机,出了事,就是赶紧是拿出手机拍下来。从来不会,让自己的眼睛好好的看一下,或者去做点什么。这个世界简直糟糕透了,是我所知道最糟糕的时代。当以前劝你不要上网的长辈,也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刷存在感。我就不知道该对这个世界还能说点什么了。我是个什么事情都喜欢管的人,什么事情都爱发表一些评论的人,什么事情都想通过自己去医治一番的人。

从前,我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

现在,我不知道如何拯救世界。

当你老了,也活腻了

年纪轻轻想的过多,读的过多,大致的都明白了。
其实并不是件好事。

因为阅历有限,很多事情在感受上还做不到理解。
因为没有经历,或者经历的不够多。
导致的结果是到处说三道四,教人这教人那。
遇事都要说一点不是的地方。
这不仅对该事不利,对其人际关系也不利,活活成了悲剧。

木心老先生说的对,不过三十不读书。

历史告诉我们,生下来就会的天才,别人不弄死他,自己都会把自己解决掉。
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摆艺术,讲的最多的都是关于这个。
懂的人自然懂,不想懂的人弄成啥样都不会懂。
就算懂也要自欺欺人装不懂。
这类人在世往往被世人所瞧不起,这是应该的也是对的。
原因就是除了懂,只是个能力低于常人的废物。

瞧不起,是自然的。

把你捧起来望,是因为既然你已经死了,正好大家心情好觉得你太可怜而已。
好的是,就算没有他杀,自己也不太愿意动手,自然而然也会死的。
这才是人类的福音,上帝的心肠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