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15日

昨夜做了个梦

梦一开始
两只稍大的鱼死了

梦的最后
捏它们走又活了过来

南飞的燕

有缘今生再会
无缘来世再见

我的来生

愿做一只南飞的燕
化国界和政治障碍

去你家屋檐作窝
飞在有你的天空

每年冬天都来看你
不烦恼你我的烦恼

今年,请把我还给自己

雨会下,风会吹

听周杰伦,就会想起那一夜陪星与黑走过的路
听宋冬野,就会想起那天陪杯与桌说话的酒馆

是流动的,回不去的可以创造未来
是流动的,会留下的始终留下不用担心

不知去了哪的我快回到自己身边

少妇瑞秋的烦恼

之前在上海,我听闻老鸭粉丝汤。回上海前,再无听过老鸭粉丝汤。回上海后,就在回来的那几天,盛桥就开了一家老鸭粉丝汤。

1

盛桥,盛桥不是什么别的地方,更不是安徽的那个盛桥。盛桥是上海的盛桥,是上海宝山的盛桥。就跟韩国人在上海喜欢住在古北,日本人在上海喜欢住在虹口一样的地方。我们外来的四川人自然也就喜欢聚集在一个地方,四川人里的南部县人就喜欢聚集在月浦、罗店、盛桥一片。自然,盛桥没法去跟在市区的古北和虹口相提并论,我们毕竟是山咔咔里的山里人到上海来能选到地方也只能是这里,这个比外环以外还要外的绕城高速以外的地方。我们选择这里跟日本人选择虹口因为民国历史原因不同,我们是因为跟着炼钢年代产物宝钢跑过来的四川人。然而我这样的四川人,却跟宝钢的关系不大,全然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家人也来到这里,我有来到这里的原因。

这个地方前面已经说过不会是那样的上海,法国梧桐铺满城、万国建筑遍地。也不会是这样的上海,地铁纵横、酒吧一条街一条街的开、公交巴士通宵通宵的跑。但因为在上海,回去不过不到一年时间,变化又是另一个样子。巴士新开了几条,最早的一班4:30就能坐了。仅有的三条街,整修一番也别致起来。因为新开发了两个楼盘,市里人哭着闹着卖了市里的房子买到这里。受不了这个落差的,一部分又卖掉走了,一部分留下来慢慢卖掉,还有一部分认命就这样扎根起来。

2

这里没有麦当劳、肯德基、营业的电影院,这里夜宵只有拉面拉面拉面、沙县沙县沙县。去年卖生煎的店,装修了一段时间后,还上了老鸭粉丝汤的招牌。刚营业的几天老牛的,不卖生煎。生性犯贱的我,天天去问有没有生煎。第一次去吃了老鸭粉丝汤,第二次去吃了皮蛋搜肉粥。第三次还是去吃皮蛋瘦肉粥,不过另外加了南瓜饼。第四次仍然吃了皮蛋瘦肉粥,加南瓜饼。后面又去了,叫了皮蛋瘦肉粥,不过没有叫南瓜饼,这次叫了半只烤鸭。

那几天在闹新版人民币出来,次日我去银行取钱,正好是新版。我去老鸭粉丝汤店,收银员面部呆滞的跟我开了句跟新版人民币的玩笑。姑且给这位收银员取名叫瑞秋。瑞秋面无表情的玩笑,给了我很大的打击。因为面无表情,我可以猜到她的孤独。因为玩笑话,我能体会到她的饥渴。她的面无表情,又透露着冷漠拒绝你去靠近。这样一来,五味杂陈的感觉,我就伴着一丝同情的讨厌她。店里其他人,虽然生灵活虎的,但也只跟店里的同事生灵活虎。跟他们开句玩笑,不知道是没懂我的意思还是如何,态度却是攻击作态。

好几次去,还点了台湾卤肉饭吃吃,卤还行吧。没法跟我在嘉定回上海的台湾人开的卤肉饭相比,但是能在盛桥吃到这个卤味。虽在吃的东西方面不是特别的好,但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不好。直到这次,不认识的母女也点了卤肉饭吃。吃了一半,卤肉饭里送的卤蛋出了问题。母女斥喝的叫了服务员过来,把她咬了一半的卤蛋给他看,叫他认认这是什么。

苍蝇!是苍蝇!

一只死苍蝇就躺在卤蛋里面,叫人怎么吃的下去。当时就恶心到我了,现在写到这里又恶心到我了,是说他们家的饭菜是有什么问题。原来是卫生问题。其实也不是没发现,刚开业我到店的时候,看装修可以,人来的多,给人高端的感觉。在服务台点菜的时候,就能看到厨房的一角,能看到厨房是有多脏。当时没多想,心想一般脏馆子的味道都很好。虽然最后味道并不是那么好,但是最后也没多想。没想最后,这家店不光店里人让人讨厌,食物也是这么令人生厌。自这次之后我就再也不到这家店吃东西了,后来生姜开始卖了,顶多也就叫了几次生煎。

3

盛桥小吃馆子不多,换着换着吃也就那么几家。时间一久,便又换到了老粉丝汤这里。看官,你要知道,天天吃一个口味的是多么的难受,想必你也同样体会过。大概是时间冲淡了一切,请原谅我又来这里了。

进店一开始便叫了生煎,卖生煎的隔间也卖烤鸭。瑞秋依然那副表情戴上塑料手套,给我前面的顾客拿烤鸭。我等不及,看见隔间门前一直在卖生煎的老几在玩手机,便朝他问有没有生煎。他也不说有或没有,敲开生煎木作锅盖给我看。只见七零八落的几个生煎躺在生煎平锅里,横七竖八的凌乱着。问我要几个,因为许久不来,也就忘了是怎么卖的。只记得以前我都是叫的五块钱的。便回他,五块钱的。他拿上铲子回身去锅边,我又加了句这里吃。不知是声音小了还是怎样,他没听清,眼神里饱含不耐烦,把头伸进小窗口里要我再说一遍,这里吃。因为眼神,能感受到这次的转身又是不耐烦的。四只干瘪的生煎,躺在精致的盘子里。就像瑞秋面无表情的玩笑。无奈接走,到前台叫了一份老鸭粉丝汤。

店里人很少,只有一位大妈在窗边坐着,也是点的老鸭粉丝汤,没有点其他的。我找好座位坐下,正好在大妈对桌。再次确认了一下,还有没有点其他的,结果还是没有点其他的。天气怪冷,坐在座位上,我把上手伸进我翘起的二郎腿中间取暖。店员们不知道在说什么,总是嘻嘻哈哈的。看上去很欢乐,为我做好的老鸭粉丝汤就放在托盘上等人取给我上来。只是不见有人在动,本来有个服务生离的挺近,可是他却靠店员们去了,离的我老鸭粉丝汤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跟他们说了好几句,就是不见谁要动身给我送过来的意思。我有寻还没有其他的服务生,之间瑞秋里那群欢乐的店员很远,在一旁面无表情的低头看手机。这一静一动,像是两个世界。瑞秋的安静,像一种万年孤寂,如一条行尸走肉。和他们像是两个世界。我一边沉浸在瑞秋的孤寂里,一边火不知从何处发去。之前超店员开玩笑的店员,这时眼见是要给我送咬牙粉丝汤来了。这群看上去很欢乐的店员,其实是行尸走肉。给我上汤这位,这一路朝我过来,真像是一个尸体朝我走过来。也像尸体一样把汤歪在我的桌面上,歪着就走了。

这老鸭粉丝汤啊,索然无味。生煎啊,索然无味。瑞秋啊,索然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