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

喜欢

湿漉漉的人,
打湿漉漉的伞,
走湿漉漉的路,
吹湿漉漉的风。

抽一根,
湿漉漉的烟。
喝一口,
湿漉漉的酒。

再写一首,
湿漉漉的诗。
纪念一次,
湿漉漉的日子。

文/清心

我,就是我

忘了谁是谁
的我

不做谁是谁
的我

本我就是我
的我

我为我骄傲
的我

你喜欢我
的我

你讨厌我
的我

你知道我
的我

你不知道我
的我


就是我

听歌这件小事

一个月没上班,最近做事情都不专心了。
今天,做电台节目找一些节目要放的歌。来到我们的QQ空间的好友音乐,看看各位都在听啥样的歌。于是,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

只要听英文歌曲的设计师一辈子只听英文歌,而且每一首乐风都是一样。听朋克的只听朋克,听欧美流行的只听欧美流星,听嘻哈说唱的,只听嘻哈说唱。
设计师里,听英文歌的占八五成,也有听民谣的。剩下就是一些听流行音乐的,也占一定比例。
听古典和轻音乐设计师就少了,主要是听这类歌的人本来就少,反正我Q上听古典都不是设计师。反而,听世纪音乐的设计师要多一点。
阅历丰富的人,不仅仅设计师,听的歌都是各自音乐风格里相当有品的。就比如我哈,听歌范围广,但是都是听的精品。哈哈哈,有点不要脸,习惯了就好。

好了,就分享这么点了。

摸样

睡下去
起不来
认识我摸样
见识你疯狂

睡下去
起不来
我的这般摸样
你要这般疯狂

睡下去
起不来
变不了的摸样
退不去的疯狂

睡下去
起不来
路上的摸样
千万别疯狂

睡下去
起不来
叫我别疯狂
忘了坏摸样

写一首叫摸样的诗
抚慰自己的,摸样

文/清心

走路

我喜欢走路
走寂静的路
和喜欢的人
看路上的物

路上太阳的光
打圈地车轮碾不碎
摆动地四脚踩不脏

路两旁,
整齐排着法国梧桐
吹北风,
一片叶子落入我怀

我认识了叶子
卡进随身笔记本里
期待在以后的朝夕

走路
走一趟旅行般的路

再走的路
也会到终点停步
再缘的份
也因终点到结束

停步
是因到了终点
也为走路

文/清心
12月9号,静安寺到徐家汇:
地铁7号线静安寺8出口-富民路-巨鹿路-成都南路-淮海中路-思南路-建德路-瑞金二路-绍兴路-陕西南路-建国西路-徐家汇公园

ps-------/。
12月13号,大幅修剪。曾用名《停下来,是为了继续漫步》、《停步,为了走路》;
12月14号,小幅修正,文体大致完成。

原来,农村并不无聊。

前些日子,我听到有人说。
  
农村比城市的环境而言,固然是好。但是,一久了,就呆不下去了。
  
并说,没有KTV、没有酒吧,会鳖的难受。后来,自己也想。当初,我回去了,也的确有一种无聊透顶的感觉。幸运的是,在这部电影中,让我拾回了原来农村的滋味。
  
  
只记得,原来的农村人很多,自然要玩的东西也多。那时候的游戏,至少在如今已经长大了的孩子来说,现在的KTV、酒吧、欢乐谷,要有意思的不知道多少倍。
  
在那个时候,很多人还没有外出打工,定居到城里去住,或把房子搬到马路旁。大家的房子离的都很近,挨家挨户的样子。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一家一家端去,这样的场面很常见。
  
现在的农村,也和城市里一样,邻里之间较少来往,也没什么好来往的。待到,过年外出的人都回去了,人自然比平时多了好多。可是,言语明显透露出生疏的味道。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多,也就轻轻一笑,再无其他。
  
原来村落的格局,就像一个小部落。部落,总有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成年人小孩子都很敬重他/她,遇到重要的事情都听他/她说说。
  
那时,经常村落里的人会聚集在一个空旷的空地,听戏、看电影。夏季的晌午,烈日炎炎,都会有一群人拿着蒲扇,在一颗大树下乘凉,说天说地说人。
  
过年了,年味也很浓。那时候的烟花不响、不高、也没有现在的好看。但每个人的笑,因为过年了,都是笑到心里去了。把年真真正正的当个年来过了,毫不马虎。
  
  
有时候,我到一个爷爷家。听爷爷讲故事,互相解解闷。故事有孙悟空的,有我们村子里的人从哪里迁过来的一些村落历史。故事有很多,这两种讲的多些,印象都特别深。
  
每次听爷爷讲的故事,每次都很开心、很满足。纵使,故事没有现在电视剧那样扣人心弦。但是,看爷爷讲故事时一张一合的嘴,自己回味的神态,也有闻到的一种特殊味道,就很容易满足。
  
给我讲故事的爷爷,有残疾。在我从小到大的眼睛里,都是坐在一只太师椅上,长年如此,从来没有起来过。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从来没有因为爷爷有残疾而嫌弃他。相反,在那样一个小部落里,跟他有着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亲密感。我的确很开心,爷爷也很欣慰。
  
  
只是现在,原来的农村的格局已经被打破。我也长大了,接替社会主义建设的班子,跟随父母跑到上海这样的城市来打拼。
  
在原来农村的地方,也就两三户人家还守着。很大多数,都搬到马路旁,感受类似城里人的生活,正所谓更好的生活。一部分,也定居在外乡,常年不归。有的地方虽然格局仍在,但是大多都没人住,或沦落为空房,甚至是荒废的房子。
  
就算哪个村子里有人,大多都住着老人。留守儿童也是一周,或者一个月回去一次。这些小孩要么在乡上,要么在城镇里上学。所以,现在农村里尽都是七老八十的孤巢老人。我想全国农村的情况,都是这样的。
  
  
每次回去,探望老人之后。总会被这寂静、和漫山遍野的绿色所吸引。有时候,可以听到狗叫一声,鸟叫两声。体会到这些,会感到从未有的轻松自在。可是,这样一久了,对于习惯了喧闹的人,谁又不会无聊的待不下去。
  
我所怀念的,也只有在电影里回味一下。真的要回去,我也知道,谈何容易。
  
最后,我只想说,也只能说,原来的农村并不无聊。
  

文/清心 2012-05-25 20:54:24
电影《孙子从美国来》影评
首发在豆瓣影评,地址: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441829/

就这么一回事儿

就跟赶趟地铁一个样

有的人突然上车
也有人突然下车

更有不少人
就一直从始发站到终点站就陪着你
即使,大多没有交流过

有人,
上地铁只为了赶时间
也有人,
上地铁就为了静心看一本书

不管啥样的,都有
主要是,入了人眼,心里就觉得够了

这辈子,
不就这么一回事儿 ?


文/清心
《蚁族的奋斗》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