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

80后与90后生人之间有一条沟,叫代沟不合适,如果叫鸿沟就不同了。

1

几年前,我在浦东上班。天总有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一夜如约而降,同时也降下了寂寞难耐。我有着在网上的长期约炮史,具体可追溯到高中时期。那时候是用QQ按条件乱加人,后来有了QQ网吧可以找同一个网吧上QQ的人就更符合需求了。因为小县城同学们去的网吧大多都是那几家,有一次就出了状况就再也不敢用QQ网吧约炮了。

因那一次把群发约么的消息发到同一个网吧的同班女同学的QQ上,刚好又是女同学的男朋友在上,他男朋友又正好是我的室友。还好的是,这位室友知道我的这个喜好,知道我也不是故意骚扰她女朋友。提醒了一下我后,便也没说什么。但倒是把我很是吓了一跳。因为有时候在QQ网吧上群发,他们知道是同一个网吧后,有的女性同胞会提出信砍的要求。也有的会假装答应要来收拾我,但是很容易看出来是骗我的。

慢慢QQ网吧也就不是那么过瘾,反而还多了很多误会和人身危险。然后就开始每次去网吧上网找到一个女的旁边坐下来,找到空挡斜眼瞟来QQ号加上。如果实在瞟不到号码,就看一眼昵称,再到QQ网吧里去找。事实证明,这种方法效果很好。

因为就在对方的旁边。只要聊的久,对方多半都会发现,至少也会怀疑。因为常年约不成功,我的行为虽然是约炮,但渐渐并不是想要真正的去开一炮,只是享受约的过程。因为有几次通过后一种方法,其实可以成的,最后是自己怕了反而不成。有一次通过后来的聊天,明显感到对方竟然也有一些落空感。

因为这些经历,一直以来都觉得QQ之所以国人人手一个,就是因为各种方便认识陌生人的渠道确实很周到很用心。挖掘出了交配的通道,就掌握了人民群众的方方面面。后来其他时髦的即时通讯工具,也正符合这个道理。比如后来的移动手机时代成长出来里的陌陌,不要太符合这个规律,简直就是我这套理论的标准案例。不过因为用户群单一,功能好像除了约炮也没别的什么了。微信这个时候出来,就没他陌陌多少事了。原因就在于腾讯知道用户需求,也知道如何用户这方面需求的敏感。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这些功能可以是说是约炮工具史上最巅峰的工具。成并不在于此,而在于朋友圈和公众号的问世,把交配这种生活息息相关的需求转化到生活的其他方方面面。陌陌之所以选择仍然存活,也在于看到了这一点,开始不承认约炮的标签,也开始类似朋友圈(应该叫同城圈)和跟58同城合作做生活上的东西。

离题万里有些段落了,还好的是一开始本要讲90与80的鸿沟的就发生在陌陌上。

那时,微信还不方便,陌陌在约炮工具上仍然占上风。由于之前住宝山,陌陌上的人都很高冷,几乎没有回复我的。但是到了浦东上班就不一样了,也许年轻人多的原因,在陌陌上找人偶尔也有要回复你的意思。约过炮的人都知道,尽管有些时候对放对你并不是肯定会跟你开战,但大多都会聊一聊。鸿沟的事情,就发生在这里了。有一次,找到一个觉得可以聊聊妹子,虽然资料上是八几年,但也许因为是男性角度的原因仍然把她当妹子来看。妹子一开始也还是有意思,要跟我聊下去的意思。也许是我不会聊天,妹子感觉很没劲,便说了句90后如何如何。把话撂在对话框里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里面不知所措。

本来对80后的印象不分你我的,因在老家也是跟80后哥哥姐姐玩长大。怎么突然长大了,却就忽然成了两个敌对世界的人。且不是没话要说,而是有话可以说却瞧不起跟你说。这种打击所带来的伤痛,不是一次约炮失败那种小痛小痒,而是两个时代的人所背负的时代大悲剧。所以,这绝不是一句代沟可以敷衍了事的。

2

(提纲)

接了陆家嘴一对80后夫妇的室内设计单子,如果仅仅是因我的设计能力不足或者谈单不融洽我绝对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席间说了一句,80后的世界90后怎么会懂的话。我扪心自问80后难道跟我这个90后的世界真不一样吗,我不从小也是跟80后玩大的吗?

这已经不是我接不接到单子,养不养的活自己的事体了。而是,我应该如何与这跟世界相处。不知为什么,却坚信以后等80后成熟了些,会排除这些偏见的。

3

(提纲)

都说豆瓣能找到一些靠谱的人,自己上了几年豆瓣也深以为然。在县城小组上认识了一位80后姐姐吧,咱现在不管他们叫妹子了,我也尊重我们不会时不时来一炮这样,但是姐弟这种关系应该还是可以处处的嘛。

我跟她在组里认识的时候,是通过豆邮的。因为那时候组里并不活跃。我见她的摄影作品很有意思,因为同一个县城是老乡,为这件事心里感到很是荣幸,发了一封豆邮问了声好。她也热情的回应,一一解答我的问题,她说的话给人一种轻松欢乐的感觉。让人不觉得有压力。这也验证了豆瓣上的人都靠谱这个观感。我现在玩摄影,也是受了她的悉心鼓励才鼓起勇气在豆瓣小组买了部二手胶片单反。我也把我拍的东西上传到豆瓣相册,她也不一味的说我全部拍的好,拍的差的也不评论。只是在优秀的片子下面问问,是在哪里冲洗什么的。虽然不明着表扬我,但这种行为的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一点都不显得假装敷衍,显得特别诚恳。

豆瓣的人靠谱是靠谱,可是有的东西还是挡也挡不住。可能因为我的微博经常换名字,也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她取消了对我的关注。但是为了让她知道是我,我不敢取消她,一有发微博就马上去评论。为了不显得过于热情,后来也不是每条都评论了。如果觉得有必要评论的也就评论一番。再后来,也就还是观望观望就好了。这件事,豆瓣靠谱还是有靠谱的方面。那就是就算她取消了我的微博,但是豆瓣和微信一直都保持着关注。微信有次还主动跟我聊上了一会,由于我不知道如何聊天,不能愉快的进行,后来也就没有多聊了。

组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热闹了起来,我也参与了进去。因此组长还特别把我升为了管理员了。她有次看我们热热闹闹,也来回复了一贴。可就那一贴之后,就再无音信。担心怕是,怕与我聊天。因为我是一个很不会聊天的人,我怕尴尬她应该更怕尴尬。

今次,组里的暖群小公主把平时活跃在组里的人拉在一起建了一个微信群。说是组长回去了,要安排聚会。我想起她曾跟我见面说,咱们县城成的豆瓣应该聚下会。一直记在心里,心想将来有机会一定帮她完成这个美好的愿望。一群志同道合又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在一起愉快的聊天,自己想想也是件很美的事。小组现在虽然有人了,但是说实话跟我想象中的那些人还是不一样。真聚会,我去不去还真是一跟值得三思的事。

但是聚会就摆在面前,当年她又有这样的愿望。我便在微信了找到她,跟她说了这件事。她还是跟从前一样,很轻松拒绝我不用,特别用了个啦,来表示语气真的很轻松希望我不要有心理压力。后面又跟了个跐嘴的表情,我也就更加没有压力了。因为很久没有聊天,觉得突然就结束很不好。我就回了个,估计你也不会去,但是因之前你说想跟咱们县城豆瓣上的人聚会,就来问问你。她却回,嗯~都是90后的天下啦。我也跟着她走,哈哈,是有点不好融入。又跟了句,我也就跟我那个同一个乡的有些话说一些。她再无回复,我也不便多言。再一次被这句话扔在对话框里,不免难以承受。过了一会儿还是受不了,急需发一则朋友圈来释放。

80后跟90后之间的鸿沟,就像悲伤逆流成的河。

又在评论里加了一段。

时代的河,流淌着冷暖只让自知的水。每一股都认为只有自己牛逼,其他流就让其随他流。80、90还有00都是时代互相自欺的代名词,骗的是我们的不幸。

谁又是谁的时代里的幸存者,谁有愿意承认自己的不幸。只有自欺,只有糊涂,是罪与罚的出口。只是这出口又让我们走回了原处,因为这是地宫里众多出口的一个。正确的那一个,只有时间会去验证。

通过时间,我相信80和90终究会走的一起,就像河流最终都会成为海洋。

写上面这段回复的时候,我忘记了这是一条逆流的河。如果真是这样,姑且就认为至少曾经是海洋,我们曾经都互相拥有。否则,就殷切的希望这悲伤只是悲伤,是不逆流的。

4

当然,上面的这些例子。全部都是因为我的原因,不会跟人聊天,不会跟人相处。我跟同龄人,甚至回去跟以前的老朋友,都不知道如何相处了。但他们得出这样结论,是让人心寒的。因为如果只是指责我个人问题,那么我的个人问题兴许可以改正。但一旦盖上了90后80后的帽子,因为这是你我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咱们无法重新来选择,不管是你来选择做90后,还是我加快投胎速度努力争取选择做80后。你我完完全全是两种人,永世不得交际。

这样的沟,如何不叫鸿沟。这样的鸿沟,又如何不是悲伤逆流的。

冬至

早上好

今天冬至,应该吃饺子
昨天不是冬至,我也吃了饺子,还有包子
3个大包子,23个饺子,吃的太多
洗碗的时候,走胃里反了些出来,不过我又咽了回去
自己给自己打了个冷颤

上海的冬至,跟四川不一样
除了吃饺子,还要烧香、磕头、请客吃饭什么的
冬至前一晚要早回家,因为这也是鬼的节日

你的冬至是如何
还是就这样
摆平对面过来的冬鬼

摆平敌人

耳机坏到第三只,拿什么摆平对面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