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跟我开的玩笑

最近总是感到沮丧,沮丧到了生起离家出走的念头。第一次不敢,失败之后,又来第二次。来到第一次来到的地方,盛桥塔源路上的树林里。躺在固定在铺着防腐木路面的板凳上,看上面的树枝吹来吹去,和树叶们沙沙的私语。

苦,莫过于你终于出发,冒着危险到门外的世界。你带上了用来记事的笔记本,还带上了烟,却忘记了写东西的钢笔和点香烟的打火机。乐,就是在你已经放弃挣扎的时候,才发现钢笔竟然奇迹般出现包里。这乐也算不得乐了。一是我已放弃,二是打火机还是没有音讯。

还好的是。还带上了一瓶二锅头,我却不打算喝。

了无生趣,在铺着防腐木板的树林路上。问自己一个问题,日子是否就是这样的。我不竟开始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活到23岁。

值得可喜可贺的是,在我体会生活百般无趣的时候。偶然的再打开包,打火机却出现了。

命运时常跟他的弱者朋友,开一个又一个不太好笑的玩笑。有人说,幽默是对苦难生活的解脱。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幽默可就全都成了黑色的幽默。

2013年10月19日写在笔记本《生活随想录(二)》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