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与肉

回四川,是我顾起很大勇气,跟自己做了很多思想斗争才做下来的。

11月22号坐的火车到南充,本来说去为那看看他的工作室,后来想想我的生活习惯太差已经弄的上海那边的家人受不了自己跑回来,还是不去好了。本身我也是个玻璃心,也碎不起了。最后还是在城北车站坐大巴去南部的舅舅家。自家在永庆,乡下边,住的是姑姑他们,回去肯定又是问这问那,根本就不打算回去。

坐了两小时的车才到的南部。在车上用的是在淘宝花一百多块买的索尼头戴式耳机,插在手机找电台听。一是,想通过电台了解一下家里现在的一些情况。二来,是在南中吧听到说南部FM在办南部好声音,就像听听看。最后是过了金星收费站才收到南部FM,放的是邹鸿宇的其他哪个地方唱的歌,这人没火起来,也没什么气场。挺失望的,好声音我最喜欢的就是邹鸿宇。在没收到南部FM的时候,听的事手机上存的一个上海电子乐队的歌曲。上海本土的电子真的很赞啊。北京有民谣,上海有电子。

到了南部,天下着点小雨。整个南部呈现一种破旧湿漉漉的样子。在52队下车,舅舅家就在草市街,拿上行李,便走到了舅舅家。去年跟大姐回来,也就来过了一次,只知道在哪个路口,具体怎么走,也就忘了。索性给外婆打了个电话。不料,外婆听不到我的声音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燃了一会儿,后来梁学给我说了怎么走,在走到楼下。我还是不知道怎么走,才叫梁雪下来接我。她才穿着类似秋衣的运动服运动裤,刹了一双厚 拖鞋下来。由于下了雨,路面有积水。他一步一步从楼梯口出来走向大门。她没有看见我,脸色露出一些尴尬的神色。我凑上去,她才发现了我。便把我接上了楼去。她说,你不是来过么。我就道出来原由,只知道个大概,也只来了一次啊。沉默一会,突然问我要住多久。我不要脸的答,一辈子。然后才上了七楼。

进门后,外婆的脸色也是同样的尴尬脸色。本以为会有高兴来迎接的架势,这是看不见,心里一阵落空。外婆第一句便是,你怎么晓得跑到这来。我没有作答,也不知道怎么答她。后来她才给我说,舅妈因为我要来,不是很高兴。她从贵阳打来的电话,也很少给外婆接了。我住了几十天,才跟我有了简短又牵强的对话。

在舅舅家住了一个月后就去了南充。

前半个月,都在找工作,和找以前的朋友玩。朋友们都显的不是那么热情,也有一种那么尴尬的意思。时隔几年不见面,多少都有点淡了。只是这淡了的滋味,不太好受。在某个夜晚,我写下了上一篇博文《放走一缸水》。半个月后,终于在一天南部城里乱窜的找装饰公司的时候,在益民广场碰到了搏虎广告。便上去试了一试,说明天给我答复。第三天就接到电话,叫我去试上一下。去了才知道,老板里有一个就是我们永庆的,还是十大对的。公司里十大队的人还挺多,有一个还跟我有点亲戚关系。我向来对人冷漠,也没有怎样。估计又被我伤了下心。

在搏虎上班的日子,几乎都没有怎么去上网。头半月,几乎每天都要去天鑫上网。以前在南部的时候一直去彩虹,现在彩虹不如从前了,又恢复了我刚到彩虹那时的冷清。后来发现朋友们都在天鑫,就常驻天鑫了。在搏虎上了一周后,我便又想去网吧上下网,一为放松一下。本来还是要去天鑫的,感觉路途遥远,在益民街走了一半,就又折回。回来的路上看了其中益民街上的其中一家,进去走了一圈,感觉不舒服,就又出来。直奔益民广场,其间看到有卖锅盔凉粉的,花了三块买了一个。等了我好一会儿。

到了益民广场,却发现以前有个网吧没开了。那时初二在外国语补课的一个网吧,名字给忘了。最后还是去了星空,李娇以前回来说她很喜欢。找了个靠窗的沙发,冷的我好一阵。第二天,又来到星空,找了个最里边的座位。敬为叫我上YY,我很快就上去了。聊着聊着,不知怎的,我说要不要我过来帮忙。没想到他说,求之不得。其实这次回来,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他在南充给别人做网站,自他开始做起,我们一直在YY上聊做网站的事情。还邀请我回南充来帮他,当时我拒绝了他。后来又因为我告诉他,我的习惯不好,也就是睡懒觉很严重等等。他就开始怕我了,我回来的事情,他也是最先知道的,本来说回来先在他那住上一周,看看情况如何。后来因为一些小事,我生性又敏感,不敢去了。这日,他又说这话。我也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有这反应,我还是不敢作决定。

第二天,我睡到了上午11点才起床。心想,这下遭了。这肯定只有去敬为那里了。我立刻起床,去公司把工作交代一下,还写了一封辞职的书面资料。整个过程很匆忙,估计他们也不想留我,也很顺利。老板,也就是十大队那个人,也没多问我什么。然后就回去收拾东西,吃了午饭,磨蹭几下。拿了行李下楼,外婆送我。下到最后一节梯子的时候,我叫外婆回去,我自己拿。他便给了她手里的包包,说了句带财回家。我没听清,她后重复了一句,才明白。感动,也很敬佩外婆。外婆虽然性格也跟我一样敏感,不好。看什么不顺心,说起人来,也特别的入骨,让人听了不好受。真有民国作家的范。钱钟书、冰心骂起人来真是一绝。外婆自然没有他们的文采,但是水平绝对是高的。民国时候的人不光骂人厉害,也懂的规矩。虽然不及封建时代,但还好的是至少知道。现代人完全不知道规矩是何物。难不怪木心会这么失望。文化的确有断层啊,从父母那一代开始。外婆也一样,懂规矩。特别是在这离别时分,一句带财回家,让人感动不已。类似外婆懂规矩的例子,有太多,就不一一列出,待以后专门写出来。真有民国的感觉,在当下十分男的。或许这就是我喜欢外婆的原因。

下楼来,在路边等了很久的的士,来了几辆却招不停。旁边也有一家子拿了不少行李在等,等了不知是多久。来了的士,就让他们先走了。当然,我要抢也是抢不过的,也不喜去干抢这勾当。来了辆人力三轮车,便去了。花了五块,师傅还给我介绍了一辆黑车,组合的那种。花了四十,等了半小时,上路了。期间,看到西充很多人在考驾照。变给向彬来了通电话,问他过了没有,很快就挂了,避免尴尬。

按敬为说的,在模范下街百姓鞋业下车。下车见这南充人最多的地方,是这样,有一点失望。但想想这是南充,又不是什么国际华大都市,想想这水平这样也还差不多,人至少是多的。就像小时候赶场一样,人挤人。给敬为打电话说我到了,电话里他说他在对面看到我了,叫我过马路,找了半圈都见人影。他叫我不要动,他过来接我。只见他,比以前高了许多,身穿黑色皮夹克,有点瘦,脸上的肉没有以前的多,也比以前黑了一些,主要是他的黑眼圈的原因。但是比视频里看的要好。

虽然住的是老房子,但居然有电梯,这让我高兴了好久。房子是一个四室两厅的房子,上海很少有这样的房子,所以我觉得很大。我们住的是最小的一间,400块一月。厕所是公用的,有热水器,有洗衣机,也有厨房但他从来没用过。整个厨房很脏,特备是灶台上,全是饭壳,洗衣机也放在厨房的角落里。一开始可以用,过了几天一起合租的阿坝女说管子堵了还是怎的,烂了。到今天为止,我们也就洗了一会衣服。

头一周,我们天天跑工地,帮他一个客户,除甲醛。第一天,高坪文化中心。很大的一个建筑,据说花了几个亿。第一天(也就是我到南充的第一天),我们加班到十二点还是几点,反正很晚。第二天7点半起来,到楼下吃了点东西。又去,坐老板的车子去。需要我们走到滨江大道上等,要过一个过道,下果躲到有点像进上海的地铁。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

后头我们又去广安,一个房地产公司办公楼,也是滨江路上,只不过他们那个不是嘉陵江,是渠江。也有个像南部红岩子电站的电站,不过因为没被开发,风景更好。比红岩子电站小很多,但是水流也比南部的急。待了两天,由于寂寞,用微信约了不少的炮,没一个成功。回了南充,又去了下西充,我去了两天。没有约炮,因为晚上要回南充。

回了南充,就没有再去除甲醛了。然后就在房子里,开始做网站的事情。因为不在状态,心思也没有放在上面。正巧碰到有一个租客元旦要伴奏,然后我们就换到了大一点的房子,500块一月。房子大一点,又从其他屋子里弄来一个桌子,这下我的笔记本电脑也有地方放了。这下才开始我们的工作,做网站。起先在小屋子头的时候,也是天天约泡,因为跟西华师大文学院聊得来,最后就加了他们学院的QQ群。随后还是失败了,不过还是加了几个人的QQ,现在还在,只是现在不想聊了。然后敬为就开始说我不给力等等,然后我就开始看他发给我织梦教程,看了差不多三天还是四天,才拖拖妍妍的看完。弄的他和我都有点不开心。

搬过来之后,我们就开始正式的做网站了。第一个项目,是一个苗圃网站。除甲醛那个老板介绍的。头一天我做了我4分之3的内容,就停下来了。首页,有点难度,敬为说他来做。后头几天,我弄我的wer,la,他弄他的fmwei.com,就再也没管苗圃了。我还把博客重新弄了一下,买了个老薛的主机,因为百度开始不支持绑定域名了,那天正好把我绑定的域名删除了。我就索性买了老薛,美国的优质空间,一个季度,接近40来块钱的样子。本来我的wer只有个简单的首页,这样就开始了小站,自己在小站下建了个26班的小站,昨天弄了个26小站下的博客,但是由于主题没有确定下来,还没有正式启用。他的fmwei.com,做的也不错,还有想买他的主题,每天的IP都有60多个,对于一个新博客就做这样子,我十分的嫉妒,然后弄的我做什么都没心情了。他也没过问苗圃的事情,只是偶尔会说下,明天就是做什么的。只是后头被我的WER和他的FMWEI.COM给分心了。

一天,我们下楼去吃饭。闻到一起合租的阿坝女给他男朋友做的好吃的,特别的香。我就突发奇想,我们也自己做饭吃。他一开始习惯性的反对我。后来又支持,在买锅买什么的时候,觉得贵,又开始反对。我又给他细算帐,才觉得的确会省下不少开支。才欣然开下面做饭之旅。

每天都是他煮饭,我洗碗。后头他感觉,每顿我都吃现成的,他可能感觉不舒服。就叫我给他洗菜,剥蒜什么的。这时候我的惰性又范了。前几天南充特别冷,我剥蒜都是炮到我们的房间里对着小太阳边烤火、边剥蒜。只有这样的时候,我才能感觉此时此刻拥有我自己的时间。一个人在房间里没人打扰,小太阳放出温暖的热,我专心的剥我的蒜。一片片的拨开蒜上面薄皮,蒜就裸露出她光滑漂亮的肉体。一不小心指甲插进蒜肉里了,自己还要承受一些蒜的汁液带来的痛苦。这让我觉得蒜是有生命的,我对她一个工作,他就给了我相应的回应。

就像女人脱了衣服那样。一旦我想要去亵玩一下,一不小心伤了女人,还伤了自己。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