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活,能收到多少钱

短篇

中午起的床,是在桂兰姑姑的呼喊中惊醒的。几声应,确认她听到后,又睡下。忽醒,觉着是应该起来了,起。

到楼下吃饭,建民姑父问我。你现在干的这个活能收到多少钱。我说不确定,看别人怎么给,这是个小活,标志设计,100块钱(我说了个保守价,一般这点钱是不会做的)。说一百块,还不够电费,难得去费这个神熬几晚上夜。是他,他要是没的几千块钱不得做。并说,我前些日子,回答他我怎么在家里不出去的说的话,“挣那么多钱抓?”。关键是你都挣不到钱,连自己的基本都保障不了。后,他便不停说,说到把中午饭吃完了仍然在说。如果不是他的一个电话响来,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去。

后面说的内容,依然是要我出去,不要待在农村,这里没有机会之类的话。另,也特地强调,养的起我。后来仔细一想,不对,越是强调的东西搞不好就是很在意。姑父在一开始还说。我人是一个好人,但是观念有问题。现在才22岁,假如活到82岁,这辈子也还有六十年。他自己现在才48岁,感觉像过了好久一样,按我这个观念下去,还怎么活?并指出,我思想消极。

说到姑父对我评价,我是有必要记录下来,整理整理的。另外,过年的时候,家在隔壁的幺爸也对有一番评价,特别有艺术感。

当时,我在他家里吃三十午饭,上饭桌前他对我一个人说,我的智慧要强过江哥(同爷不同婆的堂哥,大爸之子,现在在广州一超市卖猪肉,一月赚十几万的水平)。说我以后会如何如何,特别是我现在这个情况(他觉得我回来是很坏的境遇),大落之后,必有大起,特别是我这种人,以后不简单。不知道他说到哪里,好像是脑里出现了什么,话锋一转。道,我没有责任感,要是有责任感家里现在不会是这样子(指妈在外边辛苦的打工我又回来耍起不做事)。我觉得这两种想法,都是他心中所想,但由于我很少跟他沟通,他很难把这两种想法结合在一起,其实我要是跟他解释一下,他就明白了。只是他给我说这番话,并不是要我解释,只是说给我听听,参考参考。

前者,是他站在我的角度看待我的问题。后者,是站立他的角度以及世人角度看待我的问题。在他说这两番话之间的转换,其艺术价值,是不菲的。在上海的时候,去幺爸家吃饭,他也经常口述给我他的分析,也很有意思,很有逻辑。不过,加之我听到大爹大妈他们给我说的话,我现在估计幺爸后边说的话是在他们那里听到的评论。觉得在理,又转述给我,让我思考思考。

不管是建民姑父,还是幺爸,他们对我的评价是否正确。我都应该听之,对的地方采用,不恰当的地方预备着,不对的地方小心别上了他们的当即可。时时都应当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不得见风使舵。本来,每个人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而且都是十分宝贵。特别是在自己经过时间整理筛选出来之后,不论是我的,还是别人的。

写于记事本《生活随想录二》

2014年2月27日 4:45 PM
20220325 由《亲戚的看法》改名

添加新评论

如果,您真的很厉害。不想说句话都这样麻烦。其实,还可以走一趟 登录 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