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的优雅

标题后边用“优雅”这个词,是因为白天在豆瓣广播上看到一篇关于小说《刺猬的优雅》的一篇骂评。了解到作者是个法国女,研究哲学的。书评人骂的是巴黎完了,小说背景正是巴黎。

又看了一篇和菜头的评论,也是在和菜头的评论才知道作者也是研究哲学的。后边也大抵是在抨击,和菜头抨击的是女文艺青年的自恋现象。我就感觉,怎么研究哲学的也会自恋。然后想起自己不是个自恋人格患者,最近不也在研究自体心理学吗。

于是,我对“优雅”这个词,就有了一些好感。本来在敲打标题的时候,输入的是确诊后的日子,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下面正式开始确诊后的感受。

要说到确诊,并不是我在博客整理的几篇文章的时候。他们只是给了我一个信息,我有这个病,潜意识也只是将信将疑。直到我读到科胡特的《自体的分析》。

首先是这本书比较难懂,全是研究口气,用词也专业。前晚由于睡不着(确诊后心里一直很乱),昨天下午翻开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前几日看,也是看着看着就开小差。就算是在这天书面前,我也靠猜测,理会了大意。

特别是在说一些案例的时候,我深刻感觉到正是自己的问题。比如说,患这类心理障碍的人,跟父母的变态心理有关。

其实关于我上一篇个案的博文,说她如何如何虐待我。其实,早在事发过后一年自己思考,到底是为什么我就这样被摧毁。再加上近些年对家族史的了解,可以这样解释。早在我爷爷的爸爸那一辈,也就是我祖祖,在袁(音)山子下(周家弯,老家)本来是开醋厂的。到了我爷爷那辈时,不知为何家道中落,变卖了家里的田产,一天卖一块一天卖一块。醋厂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不开,也就是到了我爷爷的时候家里就不行了。那时候人十几岁就要结婚,然后爷年龄也二十好几了仍没结婚,没有什么想头,喝了什么还是吃了什么自杀,最后被爷爷的兄弟救活。

爷爷后来也结了婚,不过结局都不太好,他娶过两个女人。第一个女人,是周边几十里(大河)一个山上的尼姑。因为毛破四旧还是什么原因,让她们下山。爷爷和这个女人(以下称大婆)结婚生下一子,我叫大爹。不知是过了多久,应该是生了大爹没几年,大婆生病死了。

后。我的婆,当时把爷爷拜的干爹,来袁山子帮忙做农活。不知怎的,他们就结婚了。生下两女两男,我爸为最大一个,幺爸为最小。从小耳里听到,爷爷是个非常幽默的人,是村上出纳,爸爸经常和他吵架,最疼幺爸。爷得腮癌死的早,我从未见过,一直对他很感兴趣。因为我小时候也很怪,私以为我是不是爷爷投的胎。

爷爷死后,爸爸就担起了家里的担子,充当以个父亲的角色。满乡跑的转黄鳝,后来我经常听到乡里其他村的人跟我说爸那时候如何如何。爷死后,还影响了幺爸。我也是听村里的人说,幺爸变了个人,一个小孩牵头牛路过塞坝,看上去很可怜。时知今日,幺爸在家里的位置也像个局外人。不是幺妈那边给力,也不知会如何。从小到现在,我都喜欢幺爸。小时候很亲切,很幽默。现在虽然没有我小时候那样好笑了,但是现在每次跟我讲道理的分析,逻辑之清晰难以想象是一介农民出身。

只知道,在大姐生后,婆和大姐去过青海。听说是有人给婆介绍了个人,安徽人,高中学历,在青海做知青还是怎么。后来婆也跟了那人去了安徽。不过,爸爸和谁,又去安徽把婆喊了回来。因为家里情况不好,婆定时不愿意。又看在自己儿子来请,只好回来了。但自从那之后,婆一直记恨在心。听人说,她觉得是妈喊爸爸把她喊回来的。所以跟妈的关系一直不好。我生下来的时候,婆也不是那么疼我。我那时候不知道,很爱婆,但是总感觉她不怎么爱笑,心事重重的。

提到了妈,就来说说我妈。妈的鼻子因为小时候被猪咬过,总感觉因此他心理有阴影。去年年底在外婆口中听得,当时是集体生产不去干活就没有工分(没有工分就没有吃的),在外婆刚生下妈的第二天就去地里干活去了。外婆就把妈放在簸箕里,不料这时候不知道怎么猪突然从圈里跑出来了,因为妈刚生下来有腥味,就把妈的鼻子啃了,影响了妈的一生。外婆当时听到妈被猪啃了,丢下东西就跑了回来。她给我说的时候,我依然能从她语气里感受她当时的痛心。后来在妈要去上海的时候丢给了外婆一句话,你不生我就不生我嘛,要让猪把鼻子给我啃了。外婆听了这话,时过境迁多少年后,痛心少了些伤心增了不少。

外爷,也娶了两个女人。娶我外婆时,大外婆也并没死,也生下了一子,我叫大舅。自从外爷死后,大舅对外婆对我们也就生疏了许多。有一年去大舅家,他不在家,大外婆在家。跟我说大舅对她不好怎么怎么,桌子上的盅盅里面放了快干了只剩下一些的面条,此境是我从未见过的悲惨。现在敲打到这里,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不知道,大舅又受了多少这样的磨难。也可以理解,外爷的脾气当年为何那样坏。也许,也可以解释外婆为什么生性敏感,不爱串乡和人说话。

在这样的家庭,缺少爱的环境下,我又为何不生性卑微,现在就算搞些什么研究小有成就感但怎么也是自卑的。我心理的障碍,也有了铿锵的理由。只怕是,就因为太过卑微,而没有勇气承认它,才这么努力把自己变好。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姑姑们、幺爸,他们没有一个是不努力的,为了让自己在这个世界站起来,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到能有多光彩就多光彩。其结果,依然逃不掉历史的圈牢。还是再下一辈的我,不管我怎么爱学这学那,这里那里的装逼,把自己弄的很了不起,觉着别人全是狗逼。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对世界永远把持一套自己都怕的防御机制。

这类人,就算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财富,结局都是土豪一个。这类人,就算拥有世界上最精密的学问,结局也逃不开知识土豪(时下受鄙视的文艺青年)的怪圈。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