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什么泡面

也不是说饿了,还是怎样。

给我三天不吃不喝,都不会感觉到饿。拿几年前的人逼急了喜欢说的口头禅,说我的字典里找不到饿这个字,放在这里有点刚好的意思。

最后的往往就显的珍贵一些。就像嘴里的香烟一样,现在见到的和以前见到的事/人/物都有点也不一样了,一样的还是那个留在嘴里有害健康的烟。大概就是生活里有些东西要被人珍藏,烟自然是不能戒的。今天之所以会吃泡面,也许是今天看见冰箱上边大姐买来的泡面,只剩最后一袋的缘故。

再说了,好几年没吃这东西,印象里都是美好的回忆。锅还没准备好,就撕开白有点略黄的泡面,才知道锅还在橱柜上挂着。 对泡面的追求,一点不剩的暴露给自己。

拿来锅,接进水,放上灶。开气,点火,慢慢开始煮了。

突然就想起来一些关于泡面的记忆。说的严重点,我今天煮这泡面吃,就跟这个事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

何仕迁婆婆“煮泡面事件”

那时候初中,天天跟何仕迁混在一起。有天是中午还是下午,哦,是中午,去他家。

他家就在当时建兴中学旁边那条摆满台球桌的“台球街 ”楼上,因为满街都齐飘飘的摆满台球桌,朋友几个都管叫它“台球街”。因为建兴中学就在街对面,当时甚至现在很多学生和家长,男学生和男学生,女学生和女学生,男学生和女学生,女学生和男学生就在这条街上租上一间房子,过着不为他知不为我晓的生活。

何仕迁家我也就去一次,反正最多不超过两次。因为去的少,所以印象特别深。

当时是他婆婆在给他煮饭,灶上正好煮的就是泡面。在这之前,我吃泡面,看别人吃泡面,都先是拿烧好了的开水泡了吃。这样煮着吃,还是头一回。淡黄色软嫩的面和冒着白汽的水翻滚的像要炸开,我的心也快要随着翻滚的水嫩黄的面炸开。先是眼睛馋,后来何仕迁吃起来,我嘴也跟着馋了。当时他婆婆也不说给我弄一小碗吃,不过那时候跟我这时候一样都不太好意思吃别人家里的东西。因为面浅,也少吃了不少好东西。

宿舍里中药味的泡面

上学那阵子,可也吃了不少的泡面。大多是泡了吃。自从知道了煮着吃这回奢侈事儿后,多半是回到家里偷着煮,偷着吃,生怕有人知道,不然会少吃了一根。泡面这东西跟我不少同学一样,都是在学校恶劣的环境跟恶劣的生活习惯,给吃伤了。刚去南部中学上高中的时候,记得是在801寝室,就跟同学聊起吃泡面。一同学忘了是谁,很有可能是我说的(我比较爱吹),说现在问到泡面味儿就像闻到中药味一样想吐。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中药味的泡面。吃到的味道,只有热和辣有时候也会酸。从那时起,这中药味的泡面是我一直想要达到的境界。不过,我有预感,这潦倒的一生是吃不到中药味的泡面了。

弟,三三,正好也爱吃。

不过有点怪讲究,独爱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什么香辣的,酸菜的,一概不理,跟他在超市里去选泡面连看都不看一眼。我跟他也吃不少泡面,因为寒暑假,俩人经常做一个火车来上海,在火车上吃的尽这个。说不上是享受,但那吃了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后,手里端个小红康师傅红烧牛肉面纸桶去车厢头的套着黑色大袋子的黑色大垃圾桶,那一路上一脸的满足,我和三三,三三和我,是最明白的。

我吃泡面一开始也没这些讲究。要赖就赖太讲究的弟,爱吹的同学和太会煮面的婆婆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吃的多了自然就开始挑剔的原因。还好的是,现在吃的少,没那么讲究。今天煮的不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而是汪涵的那个老坛酸菜。比起康师傅红烧牛肉面来说,老坛酸菜的面有韧性,不会弹的满脸都是油。缺点就有点多了,面少(也许是肚子饿了的原因),汤味也不如康,更重要的是没有那种满足感。

所以,市面上的泡面也试吃了不少,后来的拌面也试过,都不如会让我吃毕,十分满足的,康师傅红烧牛面。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