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诚然,木心是消极的。

他的诗,他的文,他的话,他的一切,并没有消极的东西。我认为,也正因为如此,印证了他身上的大悲。
木心一生,处处悲情,段段悲情,不过他都用了最为乐观的方式来应对。后来,自己也说,“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他醉于文化,最后孑然一生。
贝聿铭弟子找他,要给他弄个展馆,问问他的想法。他回了说,“贝聿铭一生都是对的,而我一生都是错的”。

面对木心的消极,我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我想明白,艺术终究是消极的终点,还是消极是艺术里的一种。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