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记

手札

辛辛苦苦睡了大半夜才到11点,漫漫长夜我该何去何从。最近看书看电影又容易睡着,大抵是睡前看习惯了,醒后都没有心思看这些。

不知道是走什么时候开始,我对自己的生活有一种深恶的瞧不起。不管发生了什么,我认为它们不仅仅一文不值,它们是肮脏的下水物和令人作呕的垃圾。同时,不管在哪个时期,却又对自己有一种神性的自我崇拜。大概是受了青莲居士的影响,没有条件也要自我创造条件的去活成青莲。

自已也知道前夜在派出所睡得很好,是必然的结果不是偶然。现在白天睡不停晚上睡不完,不过是那夜受了凉的一些感冒反应而已。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上瘾,想着努努力不管是死刑还是无期也可以成真的。

暴走的疯子,囚禁的困境

面对这种情况,也许这是比自杀更自然更舒服更让人解放的事情。自杀还是太残忍,太反自然了。至少现在的我接受不了。

添加新评论

如果,您真的很厉害。不想说句话都这样麻烦。其实,还可以走一趟 登录 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