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到明天

昨天,我还有足够的力气。去做一些有需要力气的事情。今天,我仍然有力气。却不知道去做些什么。

是的,对于博客的建立,我很满足。满足着每次写东西时,全屏的编辑页面。但是我在都上加的想看的电影,我没有一部想看下去。我在爱奇异看完昨日《中国最强音》的冠军赛后,不知道做什么。于是,我去了虾米网,点开陈奕迅的《稳稳的幸福》。因为中国最强音的节目,让我更好的认识陈奕迅。也因为前不久在微博上看见关于陈奕迅和杨千桦的故事。才明白。

前不久看见攀哥在QQ上签名,从小到大。前不久,我看见朋友老婆的签名,从开始到现在。他们有自己的故事,无法言说的故事。只有自己才明白的故事。有的时候,我享受孤独的感受。此时此刻,我却十分讨厌这孤独的感觉。我以经有三个月没有出门,成日面对床和电脑。没有怎么出门去,也很少有朋友来关心。我也不好意思找朋友聊天。我觉得我跟这个世界有距离,以至于觉得我是个局外人。一个与我无关的世界。我活着,却早已经死了。

幼儿时。我是村里最混的人,谁惹了我,谁都会怕我。当时我还是孩子王,手下有不少的信众,和支持的人。现在,当时幼儿时的朋友,有的再也没见面。能见面的,也不再熟悉。

小学时。我是一个爱上舞台演小品的同学,每一次都能把班里的同学逗乐。我跟班里的同学,特别是女同学关系十分的融洽。我现在长大了,就算在联系的。也开始陌生,陌生那曾经熟悉的感觉。

初中时。辗转三次学校,结交四种不同同学圈子。第一次,是跟小学同学差不多的一部份人。也有一些从村里学校来的新朋友。如今也有在联系着,关系还不错。第二次里,认识了不同的人,让我走上了本不应该是我的人生。那群同学里很铁,是用同学最铁的。也是当时年级到现在仍然在密切联系的班级。第三次,依然是小学那群人,感觉却开始改变。我很想回去,却怎么也回不去,成了一个局外人。第四次,又是一群同学,本应该是在眼里是弟弟妹妹的朋友。也变成同学,刚开始不适应,后来真的不适应。完全不属于我,我属于他们。由于离开了我自己的世界,我与世界失散了,成了局外人。

高中时。本身在初中里就已经夭折的我,高中必然就会是个错误。我也听说,班里有人说我可能有神经病。于是我离开了。去了另外一个高中,有我初中和小学的朋友,但是我依然无法融入。于是我又走了。去了一个没有世界的世界。于是我逃离了。

我就像是在一个洁白没有尽头的世界,不要命的用力逃去。逃向一个谁都不知道的方向。只要能走,我就跑,殷切的希望走出这孤独没有尽头的路。不少次,看见了想象中的世界,我心中终于醒来那是沙漠里的海市蜃楼。等我到了,才发现依然什么也没有,情况还是一样,一样的孤独,一样看不见尽头。我以为,家里人在上海,会拯救我。于是我逃来了上海。可谁知,他们也需要救赎。如今,不管我走向哪里,始终逃不开这孤独没有尽头的世界。

在朋友的女朋友的帮助下,她给我介绍了她大学里的心理导师。我以为这会是一扇门,一扇打开为我关闭很久的门。可依然是假的,根本没有门,我没能走出这恐怖的世界。

qrcode_for_gh_e570345360aa_258.jpg
扫一扫关注微信
ζ

时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