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不止,飞蛾不死

短篇

天终于凉了起来。

刚刚去冰箱取红酒的时候,看见冰箱门上安然停留了一只淡黄色的飞蛾。非常抱歉,我对飞蛾没有怎么研究,也就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试着赶走它,它却不耐烦的只是移动了下他在门上的位置。真实气死人了,如果这时候的气温跟昨日一样,或者跟早上一样热。我的确会被这只淡黄色的飞蛾气炸掉。幸运的是,天气在临近夜幕的时候就开始凉爽起来。我点开有待电台最新的节目,他的爵士音乐栏目。我感觉到缺点酒配着。酒和音乐,两位要放到一起,再加上怡人的气温,便是我心里的绝佳搭配了。

飞蛾在四川老家永庆的时候就有闹的厉害的时候。特别是一到夏天的时候,屋外街道上的路灯下,没有空调敞开窗户的室内的灯光下,电视机前,都满是惹人讨厌的飞蛾。老家永庆其实还好一点,我在建兴中学上初中的时候,是飞蛾横行霸道的最凶猛的时候。凶猛的地步,是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满地都是飞蛾,弄的胆小的女同学开始哭泣。放学回宿舍的的路上一脚就能踩死不少生命,从脚底传来颗颗清脆的声音。当时感觉挺好玩的,现在觉得后怕。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看到家里零星的飞蛾,也就开始怕起来。过了几周后,便是上海最热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飞蛾进屋来。由于念了几天的经,现在的我不太想杀生。但也不想被飞蛾打扰。

这应该就是人类发展进程里的恶果,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从专业的词语说,叫光污染。在古代应该不会有光污染。那时候有飞蛾扑火,来一个死一个。现在是,来一个一个都死不了。我越来越赞同木心说的,人类的进化实则是文明的退步。当然木心说的比我漂亮,这是他的风格。

前几日看了点100年前的设计方面的资料,不管是服装、产品还是工业设计,从现在眼光看过去我们叫做古典。古典的东西都很精致,精雕细琢。我在罗店瞎转悠的时候,看到老房子的窗户,虽然没有什么花,就是窗户角上做了个倒圆角,我就觉得非常棒。看到现在的窗户,直来直去,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赞赏包豪斯的思想,现在我痛恨包豪斯,也痛恨人类愚昧的冰冷高科技。

是的,人跟其他生灵是不同的。人没有狗一样锋利的牙齿保护自己,没有毒蛇的毒液保护自己。人本身也没有攻击别人的武器。从这方面来说,人是这个星球生物圈上最弱的生物,就像芦苇被一点动静一碰就说没戏了(托尔斯泰说人像芦苇)。但是人比其他生灵高贵的就是有智慧,几千年来,人类用智慧保护自己攻击别人,强大的势头的像夏天的飞蛾一样没完没了,惹的生态圈很烦。掠夺了其他生物的领域不说,还在掠夺自己的领域。但是更可怕的是,人们一致觉得这是进步的表现。

有时候觉的十分可笑和无奈,却又发现我也是其中一员。除了成天说这不对,那也不对,你应该这样,他应该那样。自己却也一天又一天犯着同样的错误。也不是我的错,这是人的错。人类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古中国的科举制度发达,几乎所有文人雅士都说要过上归园田居的生活,不求仕途。但看多少古代流传至今不管是文人,还是科学家,还是什么发明家,横竖都有个官配着。也只有陶渊明,想的到,说的出,做的到。

我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夏季把人类弄的像病毒一样惹人烦。按我上边的思路,应该是人类的智慧。但是我觉得不是,顶多也就是小聪明。仰仗着自己那么点智慧,过了头,智慧走火入了魔就是小聪明。就是罗大佑在中国最强音里说的,飘飘然。这样一种小聪明,飘飘然,是智慧的温度烧过了头,就像这四季里的夏季,惹的到处飞蛾乱蹿。

那对应的四季就可以是人类的四种状态。春季,是人类的智慧。夏季,是飘飘然。秋季,是受了打击后的落寞。冬季,就是丧失斗志。但也必须经历一下没有斗志的过程,这会把伤害人类思想害虫杀害,就冬天能帮助农民除害虫一样。

人类正处在夏季,飞蛾一样的姿态还会持续。

添加新评论

如果,您真的很厉害。不想说句话都这样麻烦。其实,还可以走一趟 登录 这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