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下的一切

被辣椒PUA的四川人

这几天都是随随便便熬点花生碎粥。一天也就吃了一顿,因为今天是封小区第一天,特地做了第二顿。再次根据西班牙炖饭的做法,做了四川腊肉炖饭。好几天没做这种规格的大菜,失策辣椒放太多了,辣的我鼻涕长淌。放的有一大碗的线椒和十来只小米椒。

辣椒最为适合的,其实是作为一种佐料。

在一道菜里顶多是锦上添花,只能作为美味的其中一环。在做菜时的用法,应该跟九层塔、香菜等之类的香料类似。

如果非要让他做主味,那它的霸道容不下他人。让一道本来层次颇丰的美味,变成单一的无聊的一种。有一部分四川人和湖南人独爱这种单一,其实只因为对辣的上瘾。辣作为一种痛觉,我始终想不明白人为什么会对痛上瘾。再想想毒品、香烟、酒也就明白了,不过是一种习惯。

作为一个四川人在上海,隔断陪伴了二十几年的辣椒,生活了十几年后才切身明白。如果人长期处在一种痛苦之中,一次次给大脑留下深刻印象,结果就是只认识痛。慢慢地,也就觉得这不是一种痛了。一旦进入辣界便再难以踏出,失去的是不知道多少千千万万的滋味。就说现在四川人,自己现在都不知道以前还有多少不辣的菜。“开水白菜”,便是这类菜的代表。因为一个辣椒,咱们四川人仅从作为人的角度来说,这个损失难以估量。

人一旦活在痛苦之中,单凭想象,都想象不到快乐到底是什么。

于沉默时间

没有叶子是错误的,
除非落在大马路的边旁
夸奖也会走上岔路,
突兀的凝聚于沉默时间
不合时宜,
是一只会犯错的小猫
它抓到手了想挠挠痒

漫夜长步

漫夜长步,​兄弟带我去闯荡。

© 2013-2022 qinggang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