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诗 下的文章

下碗面

笑话满天,人生无聊,不如起来下碗面。

秋刀雨

秋风斜刀雨
阴云使秋浓
生殖在冲动
让君耳朵懵

秋瑟

秋风瑟瑟晚来秋,行头一身独自愁。

金黄

秋过去一半,
还有哪一片叶子不知道
今年就要黄了。

站台

卑鄙的 babe
站在被伤害的卑劣街头
数落每一个落魄的路人

傻掉的 child
坐在地铁站台的椅凳上等着
用着童谣数着唱 9、18 、20

太阳它现过身,
今天的最后以落雨结尾。

矮子

矮子在路上骑行
忘记了自己是谁

迷蒙的雾笼罩在路面
矮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三条公路都走两遍

矮子,
你不用张嘴大喊自己是矮子

不好吃不要钱

早晨的米贩在门口叫卖
声称认识他妈一直跟他买

不好吃不要钱

自作聪明的邻居坚守最后防线
年迈的商贩付出的血汗谁来买单

夏夜门

仲夏夜出门无梦
耳机双挂衣裳反穿


1 瓶盐汽水
3 瓶矿泉水

切碎了我的梦

交给地铁

我把身体交给这座城市的地铁

日出后
赶着趟拉到城南

日落前
又墨墨迹迹拉到城北还我

细细看被拉回来的身体
有点熟悉,也有点陌生

好在是,
终究每天都认出了自己

夏雨

雷鸣在外,斜卧梯窗旁,夏天的雨沙沙作响。

窗霏雨

早起的铃声回响,
醒的人辗转不接。

林子宜鸟生,
何所一一听。

窗外渐霏雨,
伞下自怜人。

年幼

那时
年极幼,
掉进了一口水井

过了很久,
很久都没人下来救我
怕被淹死,
我紧紧捂着自己的嘴

现在
我不确定,
用手呼吸是否可以隔开水

活到了今天
老天厚德让我活到了今天
我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我活了下来

赤条条来去都是一人,
你是哪里来的牵挂?

在外过夜

深夜在放夜曲,
我把酒喝到微醺。

没有太多合适词汇,
摩托车一个人在外过夜。

青春

致我终将或已逝去的青春万岁

靛蓝在发黑
地铁哐珰的抬头看见


由红变成虹的一抹虹

白天不够
抽一根再决定是否睡去

士兵

士兵在没拿起枪之前不是士兵

很抱歉

对自己说声抱歉
远离心爱的女人
因我没什么能给

对每个寂静的夜晚道一声抱歉
苦难压的自己浪费一夜又一夜
过于孱弱的我不知何时能承受

想对钢笔和键盘一起说声抱歉
一般都在随便辜负你们的存在
勇气不敢面对真实的世界和我

2016以及2017的我,
很抱歉

wanted to
hensorry@gmail.com

路边野百合

我站在路边的台阶看着
你打南边从阶跟前走过

演路人路过 100000 次
我没花头,你也没回头

只怪我,看到不远处自己的样子
可怜了狗,吓的自己狂吠了一夜

一阵淅沥的窗外,老天做着最后总结
屋檐水慢慢滴,还有七嘴八舌的诋毁

希望和绝望

人生已不易
我们又何必互相责难

那些傻子
还妄想在我身上找存在感

这傻子式的希望
是我的绝望

两圈半

歌循环了两圈半
路已走到悬崖边

2017/11/29 改《39分钟前》为《两圈半》

星星

找一位朋友
给我分享喜欢的歌

找一座海岛
让我忘记过去的事

找一颗星星
向我指明醒来的路

让我忘记今年,
我今年的白日梦魇

犹豫

活着,为什么活着
死去,为什么死去

活着,是生物的天性
死去,需要极大的勇气

我被琐事困住活不下去
却也没有勇气让我死去

想给自己找条路
回望四周
条条都伸向死寂

死神仍旧在犹豫
活得久的人
天天都嘲笑过去

昨晚在昨晚死去

他们大了,
永远活在过去。
跟所有聚散一样,
时间越往前走越难回头。
只要还记得,已是最好的结局。

可怕的是,
他们就在昨晚集体死去。
他们的事情,除了他们自己无人知晓,
就连留下来的尸首已开始慢慢地忘记。

首发贴吧,8月3号修改

没雨的日子

春雨滋润人
秋雨手中的伞疼人

雨不落的季节
可怜的人无处可去

旧时人常说
孤独是珍贵的礼物
因独处难得

孤独太随便
成了被丢弃的废物
如今的生活

墨香

有什么理由

要理由干什么

我本是忘了

现在还是忘了

仁慈的父

跟无数人说过再见
终于到了跟所有人话别了

说过无数的道理跟人听
却找不到理由来安慰自己了

活不下去了

仁慈的父请原谅我
这又不是我的错

流淌

樱花 春泥 世事无常
流淌 年轮 伦谁上场

春风里

你不说,我不说
我们吹在春天的和风里

太原

人面桃花别样红
桃花依旧笑春风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人却别上心头

朝着太原的方向遥望
你是我冬天的床春天的风杨

就是这个光
就是这个光
照亮黑夜的方向

早上太阳的光,比桌上灯的光大。

昨夜做了个梦

昨夜做了个梦

梦一开始
两只稍大的鱼死了

梦的最后
捏它们走又活了过来

南飞的燕

有缘今生再会
无缘来世再见

我的来生

愿做一只南飞的燕
化国界和政治障碍

去你家屋檐作窝
飞在有你的天空

每年冬天都来看你
不烦恼你我的烦恼

今年,我把自己还给自己

雨会下,风会吹

听周杰伦,就会想起那一夜陪星与黑走过的路
听宋冬野,就会想起那天陪杯与桌说话的酒馆

是流动的,回不去的可以创造未来
是流动的,会留下的始终留下不用担心

不知去了哪的我快回到自己身边

早起

风儿如流水
太阳照样
睡着的人才愿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