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评论 下的文章

浅看文章

弗洛伊德说,人是由意识和无意识组成。

意识便是我们自己可以体会到的,无意识是自己无法体会到的。他们两者的关系好比冰山原理,意识若有30%,那么无意识就有70%。在他的精神分析力里还具体的还解释了人,是由潜意识,前意识和意识三个部分,也就是本我,自我和超我。

潜意识是唯乐的,不理会道德伦理等的约束,自己怎么乐怎么来。随着慢慢长大,开始于社会接触,为了取悦社会正常人会牺牲一部分本我的唯乐。社会也给了人标准,也就是道德。除此而外,在古时代还有用宗教来约束,现在则用法律来控制。然而,患有心理障碍的人,比如自恋的人很少甚至并不会作出牺牲。这样的人只爱自己,不仅没有爱别人的能力,也没有能力爱自己。譬如文章,他承认了错误,承认他是一个贱人,但并不打算改,贱命一条,你能把我怎么着吧。

正因为文章患有自恋人格障碍,前些年把媒体人弄的不安逸了(耍大牌,没油泼面不上台等)。当然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并不清楚,有点脾气的媒体人决定出口恶气,就等一时机。在一有了文章跟姚笛的风声后,便紧紧跟了他8个月。得手后,且不管什么人情之类,南都都如此铁心。

猖狂的文章啊,出来混哪有不还的。

另外,再聊聊宗教。

法师也出来说话了。知止,知息,就不会怨怨相报。不得不承认人是有佛性,不论多少,但可也有兽性啊。事实上,人也不是什么高等的动物,仅仅是动物里的一种。所以兽性比佛性要常见一些。宗教徒们自己不敢面对,还总要给人空头支票。还是回山藏好,别下来渡(骗)人了。

昆明和马航

昆明机场砍人和马航MH370失联,这连个事件让我有了一些想法。我觉得若从人类历史角度来看他们有一个相同点——希伯来与希腊的纠缠。(当时发在我的新浪微博,现在整理到下面。)

虽然在文艺复兴时期两种文明交融,促成了世界的现代化。但其各自顽固仍然存在。现代主义里的希腊文明发展成现在的美国文化,后希伯来发展成现在越来越极端的塔利班。现代主义里的希伯来文明通出了不成熟的试验品共产主义发展到中国,后来又交融美国文化出现特色社会共产。

为什么说共产是希伯来的现代化?因为他不讲人权。但美国文化,可能不是希腊文明现代化,而是希腊和希伯来交融后现代主义的再发展。但也有可能就是希腊文明的现代化。虽然美国是讲人权发家,但现在却拿人权的幌子干着集权的事(灵境事件),希腊文明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没人权就不能说是现代化。

中国的越来越现代化(塔利班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的反对现代化),再加上塔利班一直对新疆的企图,这样就可以解释昆明事件和马航事件。

因为希伯来与伊斯兰交融过,所以我把现伊斯兰理解为希伯来的现在化。塔利班(伊斯兰原教)如此极端,正是当初希伯来和伊斯兰交融所得出的坏影响。

王澍:建筑活动的另一种状态

作者:王澍 Wang Shu

来这儿前,我刚下飞机,飞了十几个小时,所以有点发懵,因为我刚在马德里开了一个会,叫国际建筑教育高峰会议,和AA、ETH、戴尔夫特、哈佛、宾大、伊力诺理工、UCLA等一堆欧美建筑名校的建筑系主任一起研讨。我一到这里来,正好看到谢英俊, 很有感触。因为正在讨论国际上建筑教育的方向,讨论新的方向,正好看到谢英俊,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方向。

刚才说到谢英俊的一些精神,说他其实带有一点早期现代主义的那种理想的精神,那个精神后来很快地就在大规模建筑活动中被异化掉了。最早期的那些现代建筑师,应该说,现代建筑最早期其实就是带有强烈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建筑师一半是共产党、左派,最早的实验作品都是工人住宅,标准化,快速建造,低造价,最基本的生活需求,最简单的材料,在这个主题上去研究,这是当时的一种精神。这个精神很快又被传统的正统建筑学的东西给消费了,消费完了之后才出来后来这些事情。

我们现在经常回头去看早期现代的东西,都觉得那种状态,其实我都很喜欢,这和我们后面谈的现代主义根本就是两回事。谢英俊他身上就有那种状态。

第二个印象,正好昨天听了AA的建筑系主任的一个发言,他对建筑新方向的理解,他认为全球化其实是现代主义最早期时候的特征,就是因为全球化才出现现代主义,全球化并不是一个新的话题,这是一个老的话题。全球化它说什么呢,建筑师的视野变得比以往大得多,基本上是那种飞行 员一样坐在飞机上看世界之后产生的那样一种愿望,他放了一张黑白照片,柯布参加国际会议,是从一架直升飞机上走下来,格罗皮乌斯也经常这样,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种建筑师。他们有了那种世界性的视野之后,再做什么事情,才有了现代主义。谢英俊就是一个经常在天上游牧的建筑师。

再谈谈我刚在西班牙开的那个会。整个会议上大概一半以上都是在放数字设计,软体设计,像八脚章鱼一样那种造型的。像谢英俊这个方向,包括我所在学校的这个方向,强调动手和现场的方向,在这种氛围下显然就只属于一个小支流。当然还有一批学校是试图在这两种倾向当中找点平衡,软体的也有,建造的也有,两个东西都有,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其实我觉得谢英俊做的工作对我来说感觉最大的,就是我一直在说建筑师真正独立思想的产生,不只是思想本身的讨论,其实很大一个程度是作为今天的专业建筑师工作的方式如何,这个其实是最基本的, 比产生什么思想还要基本。比如说在专业建筑学院圈子里,讨论来讨论去那些狗屁思想,其实差别都不大。像谢英俊,其实他就做了一件事情,就是直接走出了这个圈子,他后来开了十年营造厂,专门给别人搭违章建筑,还给大街小巷留下了很多违章建筑的作品,后来才开始做一些大建筑的建造。他是花了一个很长的过程改造了自己的身份,这种选择其实几乎是一种哲学性的选择,真正带有一种自我批判的意识,既然选择了,彻底检讨自己,敢这样做。因为我们很多人说是可以这样说,真正要 在一个社会里面生存,当你想到生存的时候,还敢这么做,其实这需要巨大的勇气,没有办法不钦佩,而且他做了,而且一直在做。

我记得我们为了台湾那个展览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他正在说钢材价格涨得很厉害,“8·8”水灾的村庄重建项目,怎么算都亏本。后来过了差不多一年,我们准备展览的时候再见面,他好像已经很有办法,他能最后把这件事情给搞定,用比所有人都更低的一个价格去竞标,低得离谱,把所有的竞标者都气得要死。之后他亲自来组织建造,购买材料,能够把这个做成。其实这对建筑师的教育,从教育角度上来说,也是特别重要的地方,是我们教育里面没有的。

相似的一点,我是在20世纪90年代干了很多今天叫“装修”的活,有区别的是,我用建筑的方法做,自己取名叫“室内建筑”。我讨厌用装饰材料贴的那一套,不仅设计,还总承包。我的这个经历,那种压力,是光画图所没有经受过的,真正面对社会要把这件事情彻底做完。我每天早上和工人一起上班,8点就站在工地上,一直站到夜里12 点,一站就是3、4 个月。

这些之后我们再来谈一点理想。我觉得,他的作品里面,除了因为这种房子的临时性,不为正常建筑的观念容易接受,所以比较容易被人道主义的行动接受,导致大家冠名他人道主义的一些光环。其实他的兴趣是在建造上,而且这种建造有前提,比如说简单、快速、便宜的,能够快速地解决生活问题。我经常去看传统的东西,记得前两年看一个美国电影,是讲魔门教的那种教区里面,大家造一个谷仓,所有的材料准备好之后,全村人到场,像节日一般,用一天就造好了,那个房子,只用了一天,巨大的一个谷仓,不是一个小建筑,很大,整个的结构非常的清楚, 其实这里面就包含了对建筑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方式。

这两天在马德里讨论的另一个主题是日本 的地震,海啸之后怎么样重建,显然用现代主义,我们现在建筑的这个方式太慢了。我不久前给伊东和妹岛提供了一个建议的方案,是关于用简单材料快速建造半临时住房的,也想在日本做点什么事情。我的建议是,如果政府的救灾建设速度太慢,冬季就要到来,很多住在帐篷和临时板房的灾民无法面对严寒,那么是否可以设想一种简单清晰的建造方式,所有灾民,无论男女老幼,都可以参加建造,最多两周就可以完成一栋相当有质量的房子的建造,而且是很有尊严的房子,两户共住一栋,分享一处公共交流的空间,有起码的 邻里关系。这样一种建筑活动,我觉得是对整个建筑学,对现代建筑学的一个检讨的机会。

再多说一点儿的话,谢英俊其实有个癖好,他有技术癖,这个技术癖不是高科技的技术癖,是带有简朴建造里面的建构性的技术癖。这种技术癖表现在比如说他在台南有一个大的项目,是为少数民族做的一个像文化中心的项目,我是看不出跟少数民族有什么关系,带有一点钢结构眩技色彩的巨大的建筑,很多圆盘在天上,那个结构处理得非常巧妙,他很得意他在这方面做出的工作,显然,他是带有技术癖的人。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他除了人道主义之外,其实他对整个建筑业有考虑。他经常把自己说成最后要做上市公司的,就是他的这个东西可以大量建造,因为变成一个大产业之后可以上市。我觉得他不是开玩笑,因为整个建筑界,我们如果讲建筑设计的话,现在这种像是艺术家一般的,每一个东西都要特殊的创作,有点像fashion design这样的一种做法,并不是建筑学的基本。建筑学因为大量的建造是带有重复性的,是要大量的人简单可以理解,可以解决普遍问题的,那是建筑学一个更根本的东西。他现在想做的我觉得是朝这个方向在做,这个做是我们现代学院建筑教育不可能做得到的,因为整个学院讨论的话题只是一点点,金字塔塔尖上面的所谓的design这些东西,就在那个塔尖上,底下一大块完全为大家忘记,这一块东西我觉得才是建筑学的基本。从谢英俊来说,他的眼光是蛮深远的,看得很远,这永远都是他一定要解决的问题。

当然,我觉得其实他很纠结,他受过专业建筑的教育,又想走这条道路,他有自我的冲突,现阶段我觉得属于他实验的初级阶段,他在建造和美学之间在反复地挣扎,忍不住想美学一下,想文学一下。他的展览,做得像剧场一般,我就发现谢英俊身上那种文学意味又回来了,很文学的东西又回来了。实际上这些建筑学都需要,如何最后能够把这件事情真正能够做成,显然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来加入,因为现在,至少在我们这个所谓的华人建筑圈里,谢英俊几乎是一个人独撑做这个事情,没有人在做这个事情。它和美国不一样,美国那个建造系统里好像还是保存有很多多样的做法,木结构是可以做的,轻钢结构是可以做的。在我们国家的所谓规范体系里,这些东西其实是不能做的。在这样一个状态下,谢英俊的这种独立斗士的形象当然就愈显高大,因为是一个人在干。其实这个是需要有更多的人加入,但要下决心改变你的生活,因为这不只是改变你的设计方向,只要你这样做,一定就会改变你的生活,要承担得起改变生活的那份勇气,这是谢英俊的所作所为。(via 三论“什么是人民的建筑”笔谈—“新觀察” 第十三輯)

王澍(建筑师)(1963年-),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业余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师,(宁波博物馆)2012年普利策克建筑奖(建筑界最高奖)得主。

设计就是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效果,往往决定了这一个设计的完美与拙劣。

一般地,我们可以找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像《十万个为什么》里一样,有着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的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的出现,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不同的条件对应的答案也是花样百出的。

好比1+1=2,也可以1+1=3。前者是常规解决方案。后者可以理解为生活经验解决方案,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得出一个家庭3个人。当然,关于后者的解释也有很多,在这里也就不再赘述。往往我们理解设计只有像“1+1=3”的方案才叫设计,“1+1=2”方案太常规就不是设计了。然而,设计真的是这样吗?

“1+1=?”这个问题出现在数学试卷上。如果按照1+1=3这个方案去解决,试卷上肯定就会有一个硬朗的红叉。不是说改卷老师迂腐不理解,而是做题人没有明白问题是什么。出现了牛头不对马嘴的画面,让人梗咽。在数学试卷上,要解决的问题是算术上的问题,跟1+1=3这种男人女人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有的时候把设计说的再有理有据,没有解决根本问题,就谈不上是设计。甚至得到一把大大的红叉,一分不值。

那么,对应到室内设计中。把国外设计作品搬到国内来,同样解决不了中国人的生活上问题。把一家的方案再搬到另一家中,同样谈不上设计。人是有区别的。区别不仅仅在于国内与国外,男人与女人,而是具体到你和我、我和他的区别。世上的人像世上的叶子一样,找不出完全相同的。既然有人的存在,问题也就不同。设计师要做出不同的设计,去解决不同问题。这个行业才会真蒸蒸日上,设计师在社会上存在的价值才会显现出来。

所以,东西摆在这里是不是设计。就要了解它有没有解决问题,对使用者有什么帮助。如果没有,手法再熟练也是0分。

故,设计就是解决问题。

始发于:http://www.sjszl.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30&page=4#pid6323

我抽的船长,是老船长。

以前,抽烟总怕被妈知道的,还小嘛。

后来,大了,妈也知道我在抽烟了,可还是不敢在妈面前抽,尴尬嘛。

可是现在,不知道哪来的胆子与厚脸皮,竟然敢在妈面前镇静自若的抽起来,全然不当回事儿。大多时候,是狠狠的说,一进你的屋,那臭味,难受的很,不知道烟有啥好抽的。可有些时候就没这么“温柔”了。比如昨晚,我正上着网,嘴里叼着白塔。她不远就说,你在爪子?之类很让我尴尬的不能自拔的语气。也许是因为我是禽兽不如论坛坛主的原因,我还是厚起脸继续抽着。不要命的绷着。

今天,路过每次买烟的烟铺,很快就跃了进去。看见土黄色包装的一盒烟,在橱柜下面摆着。问了店长,这是啥烟。起先店长说是雪茄,十块的。我一听是雪茄,开始条件反射的反感了,因为雪茄虽然香,但是抽起来味苦。后面我又仔细看了看还有其他啥烟,还是那些老面孔,唉。店长突然说,这个是老船长。在交大的英豪,付泽成买过,我自然就抽过,这烟和十块的雪茄有一样的香气,只不过抽起来是甜的,雪茄的苦的。这有意思了,当下立断就掏了十块给店长,买下了。

出于童心未泯的缘故,回家抽起这烟就开始愉悦起来。当然,是这烟有香气的原因,妈就不再会说这烟臭的难受了,说不好还爱上了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有香气的香烟才叫香烟,让我暂时没了做禽兽不如的感受。

我抽的烟是甜的,你闻的二手烟是香的。

我抽的船长,是老船长。

------

首发于12/22/2011

立春,我的电影启示录

文/清心

最近《云图》吵的厉害,我也跟着吵了一下下。现在我的吵,就不光为了这一部电影了。吵吵3个电影导演的电影给我一些启示。

看了几片《云图》预告片,才知道《黑客帝国》《V字仇杀队》都是安迪·沃卓斯基导演的。只要是国外的,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都不太熟。同样,我跟安迪·沃卓斯基也不太熟。当然,他跟我也不熟。在这个,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认识你的年代。在这里讨论谁跟谁熟,就显得太不成熟了。尽管国内很多导演、演员我倒着背,都背的出好几箩筐。他们跟那帮老外一样,不认识这个叫周庆的孩子。

说了一点你可能觉得是废话的废话。只是让你轻松一点,不要被一个老外的名字吓到,或者被什么奇怪的萌点恐慌错乱。因为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想认识你的时代。这句话是我跟老板去见客户的时候,客户对老板说的。我当时就感觉整个世界都被凉水浇凉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电影。她能让我们听到真实的声音。

回到安迪·沃卓斯基所导演的电影上。《黑客帝国》、《V字仇杀队》、《云图》这三部电影我先后都看过。在预告片里的人厚重的介绍了这个导演所导演的这三个电影之后,我猛然才觉仅从画面上有很多类似的拍摄手法。仔细一想,不单是画面一样,还包括叙事方式、和题材的类型都是同一类的。

不说安迪·沃卓斯基这个让我陌生,读起来又拗口的导演的电影了。

说说导演兼演员的王家卫的电影。 《一代宗师》最近也上映了,很荣幸的是我在路边也看到了盗版光盘,一个儿劲儿的看了。另外要说的是,云图也在这个光盘里。我是先看了《一代宗师》,再看《云图》的。《一代宗师》跟王家卫的其他作品,在没看《云图》前,跟很多人看了一样,觉得这才是电影。

王家卫独特的拍摄手法,局部特写居多。面部拍摄都是,给半截脸,余下部分留下空白。还有就是他的电影配色我也甚是喜欢,像是在胶片上洒了盐,特别有味道。王家卫和梁朝伟真是绝搭,王家卫的电影要是没有梁朝伟会逊色成为仅限观赏的饰物。梁朝伟给电影注入灵魂,正式王家卫的电影没有灵魂或是灵魂内容不够突出。特别是在看过《云图》之后,就觉之前的《一代宗师》华而不实,像是女人被人比作花瓶一般。《重庆森林》、《春光乍泄》、《2046》,无不是这样。尽管如此,我仍然十分喜欢王家卫导演的电影。因为,至少看他的电影有在看艺术品一样的感觉。在以前,电影史或许可以分为法国的文艺片和美国视觉片两种。到了如今,分到王家卫这里,又得增加一种分类了,艺术片。

尽管看了不少老外的电影,但是我是真的对老外知道的甚少。

这不,刚刚说了王家卫,现在我要说台湾的李安。 台湾,一个纯正的中国。而内地,是另一个中国。我们口里常说的中国,往往是台湾那个中国。 所以每当看到台湾那边的东西,就特别如饥似渴的想去认识。研究中华文化,从台湾现在的人文开始,或许要容易一些。认识李安是前不久上映的《Life of pi》,这个电影到没那么荣幸的去看。因为知道这个电影要在IMAX厅看效果更好,我是一个不喜欢在电影院看电影的孩子,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钱的问题。IMAX厅在上海只有三家,都在三个万达广场上。IMAX的下的也早,就算有钱也来不及去看。而3D的,知道了不如IMAX,还不如等以后IMAX上了再去。这也唯一一部我愿意花钱去电影院看的电影。也不是说,为了电影我不愿意花钱。而是不愿意花钱在电影院上,在那里边看电影的人多,很多时候自己施展不开情感,或是别人施展的太开会影响我的观影质量。

好了,又偏题的说了废话。我没看过《Life of pi》,在此就不过评论了。通过李安的其他电影来说说对李安的电影对我的启示。李安的家庭三部曲也称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都是讲述微妙的家庭关系电影,这些关系会让人有一种难以理解的情绪。特别是《饮食男女》,纠葛的感情关系,最后结局也让人吃了一惊。通过类似的线索,李安给世界讲述一个生活伦理的至理。《卧虎藏龙》也是一样,像是一为老者在告诫年轻人做人的道理。正如李慕白教玉娇龙心经一样:揣而锐之,不可长保。勿助、勿长,不应、不辩,无知无欲,“舍己从人”才能“我顺人背”。

三部曲过后轰动的《断背山》 。讲述的同性恋,是继《喜宴》之后,又一同性恋电影。把同性恋解释的让常人理解。其深层的意味,有点《云图》的意思。然后,就是《色,戒》了。大陆版都是阉割过的,很多电影都是阉割。荣幸的是,《色,戒》早就可以在网上下到完整版。现在更是遍地都是,很好下到。没看过完整版的,有幸可以一睹尊容。我也是从这部电影开始喜欢汤唯。

不管是李安、王家卫还是老外安迪·沃卓斯基。他们都用自己独有的表达方式,表达对生活深层的理解。电影给我的启示也在此,尊重自己的每一个想法,去表达他。不要害怕不会表达,不要害怕感觉是错的。对生活的理解,就像品酒会上的人交流红酒一样。你可以说红酒味像麦子、像奶味、像泥巴又带点香蕉味,甚至你可以说像马尿,但是你不能不表达出红酒带给你的感受。你的任何感受都是交流的必须,互相确定的真实存在感。这就是社交的意义,也是继续活渴望活最深层的意义。虽然摸不着,看不见。《云图》恢宏,就恢宏在解释了细致入微的感受,并且尊重这些感受。密斯凡德罗也说,上帝存在于细节之中。这些细节,这些细致入微的感受。

电影导演也好,还是五湖四海的人也好。我们虽然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口音不同,样子不同。朋友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气。世界上的每个人,像世界上每片叶子一样没有完全相同的。但是我们却感受着同一样的感觉,看同样的世界,吸同样的氧气,呼同样的的二氧化碳。外在的不同,表达方式的不同,我们总一次又一次的产生共鸣。因为有一种东西,我们是相同的。这中东西,促使音乐没有国界,电影没有国界。

这东西就是灵魂动物的每一个感受,有的人叫她灵魂,有的人叫她神,而电影《云图》叫她星云。


你若对电影有那么几分热爱,请进入下面日志衔接,向我推荐你最喜欢的电影。
http://user.qzone.qq.com/447168043/blog/1279441460

原来,农村并不无聊。

前些日子,我听到有人说。
  
农村比城市的环境而言,固然是好。但是,一久了,就呆不下去了。
  
并说,没有KTV、没有酒吧,会鳖的难受。后来,自己也想。当初,我回去了,也的确有一种无聊透顶的感觉。幸运的是,在这部电影中,让我拾回了原来农村的滋味。
  
  
只记得,原来的农村人很多,自然要玩的东西也多。那时候的游戏,至少在如今已经长大了的孩子来说,现在的KTV、酒吧、欢乐谷,要有意思的不知道多少倍。
  
在那个时候,很多人还没有外出打工,定居到城里去住,或把房子搬到马路旁。大家的房子离的都很近,挨家挨户的样子。谁家做了好吃的,都会一家一家端去,这样的场面很常见。
  
现在的农村,也和城市里一样,邻里之间较少来往,也没什么好来往的。待到,过年外出的人都回去了,人自然比平时多了好多。可是,言语明显透露出生疏的味道。一瞬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多,也就轻轻一笑,再无其他。
  
原来村落的格局,就像一个小部落。部落,总有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成年人小孩子都很敬重他/她,遇到重要的事情都听他/她说说。
  
那时,经常村落里的人会聚集在一个空旷的空地,听戏、看电影。夏季的晌午,烈日炎炎,都会有一群人拿着蒲扇,在一颗大树下乘凉,说天说地说人。
  
过年了,年味也很浓。那时候的烟花不响、不高、也没有现在的好看。但每个人的笑,因为过年了,都是笑到心里去了。把年真真正正的当个年来过了,毫不马虎。
  
  
有时候,我到一个爷爷家。听爷爷讲故事,互相解解闷。故事有孙悟空的,有我们村子里的人从哪里迁过来的一些村落历史。故事有很多,这两种讲的多些,印象都特别深。
  
每次听爷爷讲的故事,每次都很开心、很满足。纵使,故事没有现在电视剧那样扣人心弦。但是,看爷爷讲故事时一张一合的嘴,自己回味的神态,也有闻到的一种特殊味道,就很容易满足。
  
给我讲故事的爷爷,有残疾。在我从小到大的眼睛里,都是坐在一只太师椅上,长年如此,从来没有起来过。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从来没有因为爷爷有残疾而嫌弃他。相反,在那样一个小部落里,跟他有着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亲密感。我的确很开心,爷爷也很欣慰。
  
  
只是现在,原来的农村的格局已经被打破。我也长大了,接替社会主义建设的班子,跟随父母跑到上海这样的城市来打拼。
  
在原来农村的地方,也就两三户人家还守着。很大多数,都搬到马路旁,感受类似城里人的生活,正所谓更好的生活。一部分,也定居在外乡,常年不归。有的地方虽然格局仍在,但是大多都没人住,或沦落为空房,甚至是荒废的房子。
  
就算哪个村子里有人,大多都住着老人。留守儿童也是一周,或者一个月回去一次。这些小孩要么在乡上,要么在城镇里上学。所以,现在农村里尽都是七老八十的孤巢老人。我想全国农村的情况,都是这样的。
  
  
每次回去,探望老人之后。总会被这寂静、和漫山遍野的绿色所吸引。有时候,可以听到狗叫一声,鸟叫两声。体会到这些,会感到从未有的轻松自在。可是,这样一久了,对于习惯了喧闹的人,谁又不会无聊的待不下去。
  
我所怀念的,也只有在电影里回味一下。真的要回去,我也知道,谈何容易。
  
最后,我只想说,也只能说,原来的农村并不无聊。
  

文/清心 2012-05-25 20:54:24
电影《孙子从美国来》影评
首发在豆瓣影评,地址: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441829/

网络,又一个孤独时代

RSS的确在博客时代省不少事,不用上一个个博客就能看到想知道的事。但博客之死,无法不怪到RSS身上。它满足了人的懒惰,消弱了人与人的关系。是它的罪证。

RSS引发的是一场集体靠拢的快餐文化。人很多时候需要分享,但也必须保证个人的隐私自留地。我想大多数人并不想,说句话做个事任何人都一清二楚,也不想了解他不想知道的事。

使生活变的更快,来不及消化今天,第二天却又开始了。比如在QQ空间、豆瓣变成微博一样的瀑布流,就开始自我灭亡了。这让我想起了wordpress那句著名的话,用到这里就是,又一个RSS。每个网络服务,都提供差不多一样的服务。

没有现实交际的机会,导致的结果是无尽的孤独。到了面对面的时候,每个人自说自话,说的人不顾及当时的场景,丢失了倾听的本领。

时时刻刻都需要表达,错过了与孤独相处的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