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下的一切

肯定她每天都有肉吃

手风琴是家里海浪上的风
她笑起来的脸,
真像一张扬起来的帆

今年春节
就连往年冷漠的上海也
开始偷偷忙碌起来

胖嘟嘟的脸蛋儿
和肥硕的屁股
敢肯定她每天都有肉吃

每年大寒去暖时候
都想揣上我的曼妮
回一趟迷恋的城里
那有我想要的一切

再,下一趟乡里
山岗上吹的风有风笛的声音
最后,只是不知道
该把口风琴放在哪里

-
《我想和你一起》温蒂漫步

王磊跟崔健、窦唯

不管拿摇滚时期的王磊跟崔健比肩,还是后来电子时期跟窦唯比肩,都是不合适的。只是眼下人们要赞赏一个人的伟大,举头四望可以拿来类举的只有这两个人。有人说这两个人比他更伟大,诚然在看得见的台面上是这样的。

但如果只拿音乐作品本身来说事。比崔健做的好的多的是,王磊也就自然不能例外。窦唯跟王磊在电子上都是做民乐的融合,听王磊的作品首首都很顶,而窦唯也只有《萧乐冬炉》能与我共鸣。他们俩的电子一开始对我都是听不大懂的听感,但王磊的让人更愿意听下去。听窦唯越听越听不下去,听王磊越听越想听。

当然上面这样捧一踩一的样子,是非常难看有辱斯文的。我只不过是看到大家都在拿他跟他们结队,觉得有点被低估。然而在我们的背景下,又只能拿他跟他俩成群,因为大家公认的样板顶点只有他俩。他们做的是中国人的作品,而他做的是人的作品。王磊跟他俩的区别,在于他少了中国这层隔膜更加接近人神。

崔健在摇滚史的意义,窦唯在摇滚上的意义都不容动摇。可是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他们背负的也许有点多了。王磊跟他们不同,不背负这些音乐之外的东西。他只专注在音乐上,不管是摇滚hip POP还是电子,他都做的都是接近满分的作品。

我只想把他跟东京的电子乐和伦敦的摇滚乐来比肩。我真的好想奉劝现在的年轻人,如果要学乐器还是去学民乐。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也只有我们自己的东西拿出去才站得稳。去舔别人拉剩下的东西,屎终究还是屎,不管捏造成什么样子,真正的营养早就被人吸收走了。

现在全网到处都白嫖不到王磊的作品,不海内还是海外。好在是qq音乐收录的全,只是要VIP。正好有优惠活动,花了8毛8分钱开了连续会员又手动取消,姑且先听一个月。现在我正怀着无比激动人心情一首首听着。最后以一句王磊在电子融合川剧的几处采样为灵感来总结我的心情。

我是胎神,我装疯迷窍。

看衣湿乐队

衣湿乐队总的来讲,
表现形式上主要结合了川剧高腔和号子帮腔。

再以四川话口语和底层袍哥文化为基础,
把这些四川东西拿来真就用出来了。

我想真正让大家称赞的,
是以宜宾为代表的川南民谣近几年音乐氛围的酝酿。

让我感到失望的,
并非是他们完成的不好。
只是大家追求的东西不一样。

在我看来,
他把这些东西结合起来用不用摇滚乐制就已经有一个摇滚的范式了。

只是这个范式的追求,
仅仅停留在标准上。

明面的上四川,
是需要有人去做的。

现在有人在做,
就已经很难得了。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
他们把摇滚的灵魂个体的意义看淡了。

问题就在于野心不够大。

-
衣湿《今早晨没吃早饭》

© 2013-2022 qinggang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