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永庆乡”

这个活,能收到多少钱

中午起的床,是在桂兰姑姑的呼喊中惊醒的。几声应,确认她听到后,又睡下。忽醒,觉着是应该起来了,起。

到楼下吃饭,建民姑父问我。你现在干的这个活能收到多少钱。我说不确定,看别人怎么给,这是个小活,标志设计,100块钱(我说了个保守价,一般这点钱是不会做的)。说一百块,还不够电费,难得去费这个神熬几晚上夜。是他,他要是没的几千块钱不得做。并说,我前些日子,回答他我怎么在家里不出去的说的话,“挣那么多钱抓?”。关键是你都挣不到钱,连自己的基本都保障不了。后,他便不停说,说到把中午饭吃完了仍然在说。如果不是他的一个电话响来,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去。

后面说的内容,依然是要我出去,不要待在农村,这里没有机会之类的话。另,也特地强调,养的起我。后来仔细一想,不对,越是强调的东西搞不好就是很在意。姑父在一开始还说。我人是一个好人,但是观念有问题。现在才22岁,假如活到82岁,这辈子也还有六十年。他自己现在才48岁,感觉像过了好久一样,按我这个观念下去,还怎么活?并指出,我思想消极。

说到姑父对我评价,我是有必要记录下来,整理整理的。另外,过年的时候,家在隔壁的幺爸也对有一番评价,特别有艺术感。

当时,我在他家里吃三十午饭,上饭桌前他对我一个人说,我的智慧要强过江哥(同爷不同婆的堂哥,大爸之子,现在在广州一超市卖猪肉,一月赚十几万的水平)。说我以后会如何如何,特别是我现在这个情况(他觉得我回来是很坏的境遇),大落之后,必有大起,特别是我这种人,以后不简单。不知道他说到哪里,好像是脑里出现了什么,话锋一转。道,我没有责任感,要是有责任感家里现在不会是这样子(指妈在外边辛苦的打工我又回来耍起不做事)。我觉得这两种想法,都是他心中所想,但由于我很少跟他沟通,他很难把这两种想法结合在一起,其实我要是跟他解释一下,他就明白了。只是他给我说这番话,并不是要我解释,只是说给我听听,参考参考。

前者,是他站在我的角度看待我的问题。后者,是站立他的角度以及世人角度看待我的问题。在他说这两番话之间的转换,其艺术价值,是不菲的。在上海的时候,去幺爸家吃饭,他也经常口述给我他的分析,也很有意思,很有逻辑。不过,加之我听到大爹大妈他们给我说的话,我现在估计幺爸后边说的话是在他们那里听到的评论。觉得在理,又转述给我,让我思考思考。

不管是建民姑父,还是幺爸,他们对我的评价是否正确。我都应该听之,对的地方采用,不恰当的地方预备着,不对的地方小心别上了他们的当即可。时时都应当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不得见风使舵。本来,每个人的人生经历各不相同,而且都是十分宝贵。特别是在自己经过时间整理筛选出来之后,不论是我的,还是别人的。

写于记事本《生活随想录二》

2014年2月27日 4:45 PM
20220325 由《亲戚的看法》改名

夏季不止,飞蛾不死

天终于凉了起来。

刚刚去冰箱取红酒的时候,看见冰箱门上安然停留了一只淡黄色的飞蛾。非常抱歉,我对飞蛾没有怎么研究,也就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试着赶走它,它却不耐烦的只是移动了下他在门上的位置。真实气死人了,如果这时候的气温跟昨日一样,或者跟早上一样热。我的确会被这只淡黄色的飞蛾气炸掉。幸运的是,天气在临近夜幕的时候就开始凉爽起来。我点开有待电台最新的节目,他的爵士音乐栏目。我感觉到缺点酒配着。酒和音乐,两位要放到一起,再加上怡人的气温,便是我心里的绝佳搭配了。

飞蛾在四川老家永庆的时候就有闹的厉害的时候。特别是一到夏天的时候,屋外街道上的路灯下,没有空调敞开窗户的室内的灯光下,电视机前,都满是惹人讨厌的飞蛾。老家永庆其实还好一点,我在建兴中学上初中的时候,是飞蛾横行霸道的最凶猛的时候。凶猛的地步,是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满地都是飞蛾,弄的胆小的女同学开始哭泣。放学回宿舍的的路上一脚就能踩死不少生命,从脚底传来颗颗清脆的声音。当时感觉挺好玩的,现在觉得后怕。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现在看到家里零星的飞蛾,也就开始怕起来。过了几周后,便是上海最热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飞蛾进屋来。由于念了几天的经,现在的我不太想杀生。但也不想被飞蛾打扰。

这应该就是人类发展进程里的恶果,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从专业的词语说,叫光污染。在古代应该不会有光污染。那时候有飞蛾扑火,来一个死一个。现在是,来一个一个都死不了。我越来越赞同木心说的,人类的进化实则是文明的退步。当然木心说的比我漂亮,这是他的风格。

前几日看了点100年前的设计方面的资料,不管是服装、产品还是工业设计,从现在眼光看过去我们叫做古典。古典的东西都很精致,精雕细琢。我在罗店瞎转悠的时候,看到老房子的窗户,虽然没有什么花,就是窗户角上做了个倒圆角,我就觉得非常棒。看到现在的窗户,直来直去,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赞赏包豪斯的思想,现在我痛恨包豪斯,也痛恨人类愚昧的冰冷高科技。

是的,人跟其他生灵是不同的。人没有狗一样锋利的牙齿保护自己,没有毒蛇的毒液保护自己。人本身也没有攻击别人的武器。从这方面来说,人是这个星球生物圈上最弱的生物,就像芦苇被一点动静一碰就说没戏了(托尔斯泰说人像芦苇)。但是人比其他生灵高贵的就是有智慧,几千年来,人类用智慧保护自己攻击别人,强大的势头的像夏天的飞蛾一样没完没了,惹的生态圈很烦。掠夺了其他生物的领域不说,还在掠夺自己的领域。但是更可怕的是,人们一致觉得这是进步的表现。

有时候觉的十分可笑和无奈,却又发现我也是其中一员。除了成天说这不对,那也不对,你应该这样,他应该那样。自己却也一天又一天犯着同样的错误。也不是我的错,这是人的错。人类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古中国的科举制度发达,几乎所有文人雅士都说要过上归园田居的生活,不求仕途。但看多少古代流传至今不管是文人,还是科学家,还是什么发明家,横竖都有个官配着。也只有陶渊明,想的到,说的出,做的到。

我不清楚,是什么样的夏季把人类弄的像病毒一样惹人烦。按我上边的思路,应该是人类的智慧。但是我觉得不是,顶多也就是小聪明。仰仗着自己那么点智慧,过了头,智慧走火入了魔就是小聪明。就是罗大佑在中国最强音里说的,飘飘然。这样一种小聪明,飘飘然,是智慧的温度烧过了头,就像这四季里的夏季,惹的到处飞蛾乱蹿。

那对应的四季就可以是人类的四种状态。春季,是人类的智慧。夏季,是飘飘然。秋季,是受了打击后的落寞。冬季,就是丧失斗志。但也必须经历一下没有斗志的过程,这会把伤害人类思想害虫杀害,就冬天能帮助农民除害虫一样。

人类正处在夏季,飞蛾一样的姿态还会持续。

黑虎是只狗

我想拥有一只狗,一只叫黑虎的土狗。

他没有漂亮皮毛,只有脏兮兮有时还会凌乱的毛。他也没有炯炯的眼神,只有温柔而淳朴双眼,巴巴的找吃的,巴巴的找玩的,巴巴的望着你。我希望在我回家之时,他会像只皮球,蹦来蹦去,大大的摆动着他的尾巴,他的前爪会抱着我的左腿。我。。。每当晚饭后,我总会带上他陪我,去走过那树下,那路边。他总是会走在前边,带我前行。有他在,我就快乐。

在那无数的瞬间,都是我终生难忘的记忆。因为他简单,简单的让我无限轻松。有时想起竟会胜过事业,胜过女人。

想起以前家中养过的那些狗,看到迁空间里土狗的图片,还有他空间里的那首琵琶语。又让我想起那年那月那日的黑虎,因为狂犬病,在我家车经过的路边,我亲历了黑虎被打死的全过程,让我终生心痛。他要死的时候,看到我家车刚好驶来,依然摇了摇他的尾巴。我的眼泪,在当时就不只不觉的流了下来。我后悔,我没有带他离开远远的。后悔我带他走了之后又把他带回来。。。

他走了之后,是我绵绵不绝的思念,长年长相思。

还好在我左手背上,有他亲口咬的印记。陪我度过了各种心情里的生活和还未度过的各种生活。在我的余生里,我还想拥有一只狗,一只叫黑虎的土狗。他没有漂亮皮毛,没有炯炯的眼神。

何况,黑虎并不是流浪狗,世界为何不要它?

© 2013-2022 qinggang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